竹白、lemon

回归,需要开启码字奔驰模式。
肖时钦粉,月岛厨。王肖,黑月大爱。
其他。韩张,张安,周安,周叶,all肖,肖生,肖戴,陆海,蛋哈,卢刘,王刘,四卡。
有其他的会后期补上。
说一句,不爱双向。

【全职/张安】 Secret about love.

这个是在点文下面,看到还不错的梗。

但是因为具体环节不是很好,所以写的相对平淡。

是这位同学的梗, @篁竹 。

张新杰和安文逸差一岁,张新杰是理科专业,安文逸是文科专业设定。

平淡的开始,平淡的结束。

--------------------------------------------

  安文逸有一个秘密,他喜欢一个叫张新杰的学长。高中时期,他初入学校时听到了很多关于这个人的传闻,发现他与自己有多么相似。一开始,他只是不断向他学习,虽然身为文科生,但是却不断地去攻克数学难题,只为与位于理科的那个人更近一些。但是对方比自己大一届,自己升入高三时,对方已经是某所大学的大一新生。

  他发现自己的感情是在自己向张新杰那个班班主任打听他读得学校时,那位老师的一句玩笑话。【这么在意,安同学是不是喜欢他?】安文逸从不会去对没有百分百确定的事下赌注,但这次当他听到喜欢这个词却莫名的直接接受了。他并不是性取向不对,他有时也会觉得某个女生很可爱,但唯独对张新杰有种特别的憧憬和希望他能注意到自己的渴望。

  为了和张新杰读同一所大学,他整一个高三生活在别人看来就是把自己埋在书里,不闻外边事。本来就是班级前列的优等生,这一次高考结束分数出来前,他也算是自信满满。当他说要读那所大学时,亲戚朋友都说为什么不选择的再高一些,也许今年的分数线降下来了也有可能。他的答案只有一个,因为他想去那所大学。

  如愿读了同一所大学,因为文理不同,他选择了较为擅长的英语专业,准备读完大学去美利坚留学。军训期间,高年段的学长学姐来宣传学生会、社团联的成员招收,他趁着休息时间向他们打听关于张新杰的事。想和他在同一个地方,这就是安文逸做一切事情的起点,这可能是在国内学习的最后四年,稍微疯狂点又有什么不可。

  “文逸,这份文档交给你处理了,和各系的负责人联络好,让他们不要忘了时间。”

  “好的,我知道了。”

  学生会,因为和张新杰一样的严谨性格,一次任务就得到了所有人的信任,有些事都是单独交给他,而安文逸也是鼓起十二分精神去完成。虽然现在和他搭档的不是张新杰,但是在学生会的同一个部门,共事只是时间问题。

  还有特别重要的事,就是他竟然和张新杰在同一节课。英语专业的人老师都会去要求学美国口音,学校也开设了一门叫做美国口语的选修课。安文逸和其他同学一开学便选了这节课。这节课有两个时间,为了让下午更多时间去处理学生会的事,他把课的时间定在了上午。结果就是,开课第一节点名,他听到了张新杰的名字。

  “安文逸,英语一班安文逸。安文逸,不在吗?”老师在上面不断地叫着安文逸的名字,安文逸却一直在想刚才接到的任务要给各系负责人怎么联络。

  “文逸!老师再叫你。”

  “啊…是!”安文逸站起来,原本生性谨慎的他并不会犯这种错误,但人总会犯错,这次他就在这里绊了一跤。

  “朗读这篇文章。没读完,不准坐下。”

  “The Lord Godtook the man and put him in the Garden of Eden to work it and take care of it.And the Lord God commanded the man, ’You are free to eat from any tree in thegarden; but you must not eat from the tree of the knowledge of good and evil,for when you eat of it you will surely die.’ The Lord God said, ‘ It is notgood for the man to be alone. I will make a helper suitable for you.”安文逸流利的把屏幕上的一整段英文读了下来,读音和音准都是几乎满分。安文逸就算在现在这个英语专业里也是首班的优秀学生,他早在上个周末把这个关于亚当夏娃的故事读了好几遍,并睡觉前都会去听原版音频。安文逸朗读时宛如一场演出,当表演结束时掌声自然而来,同学们都为这个发出感叹。

  “文逸学霸,老司机带带我。”

  “我还没考驾照。”安文逸并不是不懂这些网络用语,只是不想去理会,偶尔只是被调侃时用其他的委婉方式拒绝。

  在安文逸坐下的一瞬,下课铃应声响起,大多学生跟解放了一般飞快跑出教室,包括安文逸在内的少数人还在整理。

  “安文逸学弟?”

  “是?…!”安文逸向发声的地方转头,看到张新杰站在自己身后,一时的惊讶让他停下了手上动作,“请问张学长有什么事吗?”刻意掩藏了感情,理性占了大半边江山,使得他冷静了下来。

  “中午你是不是接了关于文艺汇演的通知汇报工作,给各系负责人的。”明明是疑问句,却听起来像是肯定句。

  “啊,是的。学长是怎么知道的?”

  “那个本来是我的工作。本来前几天我说今天我有接待其他学校的老师的管理工作,但是突然换人了,想继续做这个工作时被告知已经转给别人做了。我想他们会给你的几率很高,因为你做事很谨慎,不会出什么事。”

  “这、这样?现在我来做没问题,学长可以去做其他工作。”

  “不,这次的文艺汇演刚好对上校庆总演,所以规模很大,让你一个人做不太好。你负责联系各系的负责人的通知时间和事宜,我来安排后期汇报和整理资料。”

  “……”

  “知道了吗?”

  “好的。”

  “有事就联系我吧,这是我的短号。”张新杰从自己的笔记本上撕了一张纸下来,在上面写上了自己的校园号码交给了安文逸,随后便离开了。

  安文逸在回寝室的时候,一路上都是看着写着号码的纸。他为了工作方便,早就把所有学生会的成员干部的号码给记下来了,当然张新杰也是,但是他从来不会去想到他会自己从张新杰那里获得这个机会。

  这样就行了,至少和他近了一步。安文逸觉得自己就像亚当夏娃,深知会受到惩罚还是抵不住诱惑去靠近张新杰这个神赐予的人。这么想的,安文逸顿然冷静了下来,恢复成已往的理性至上的状态。

  汇总,发短信联系,收到回复后统计当场人数,将文档交给张新杰,一切都很正常。自己明明想在这大学里哪怕一次,疯狂一下也好,可是自己这种性格不断地给自己施压。第一次这么讨厌自己的性格,明明是第一次有喜欢的人,却没办法去说出第一次的告白。

Secret about love. 

  一切都只能埋于尘土。

  文艺汇演开始了,社团联里几大著名社团登台亮相,学生会里多才多艺的成员也不示弱。安文逸小时候学过了点小提琴,但是也就几节课的事情根本拿不出手。他就作为管理后台秩序的一位工作人员,静静的帮登台表演的演员们准备各种事宜。

  “我们看过了来自轮滑社激情的轮舞,让我们安静的享受一下月光这个名曲带来的美丽景色。让我们有请学生会纪检部——张新杰同学带来钢琴曲《月光》。”安文逸看着从舞台另一侧上来的穿着黑色燕尾服的那个人。张新杰就坐在钢琴前,在安静的氛围中用手指的律动播出优雅而温和的旋律。仔细聆听,在脑海中化开的是一副宁静海面倒映月色朦胧,患有耳疾的男性无法给心爱的女性带来幸福的那种隐藏在心底的悲痛。

  表演结束,安文逸还沉浸在那旋律之中。

  “安文逸学弟,你哭了?”张新杰表演完刚下台时,便注意到在靠近走廊的角落安文逸不知何时流下了泪水。张新杰递过去了纸巾。

  “对不起,我不知道。谢谢学长。”接过纸巾,擦拭了挂在脸颊上的泪水,“学长的表演很棒。这首月光表演的相当精彩。”

  “谢谢夸奖。这首是用来表达我的现状,我才选择这个。”

  “我没记错的话,这个是贝多芬在患上了耳疾后,却同时爱上了一位女性,因为给予不了她想要的幸福,而把自己的全部送给了音乐艺术的一部作品吧。学长的现状和这个似乎并没有相似之处。”

  “一份隐藏在心底的感情,从高中开始吧。这种说不出的感情不觉得用这首很适合吗?”

  “原来是这样,那为什么学长不说呢?”

  “因为你没说,我为什么要说?这种有很大不确定因素的事情,当然是等确定了才能100%的告诉。”

  “我没说?”安文逸一时不明白张新杰说的话。

  “有个人,高中时我和他经常被人说很像。等我到大二以后,那个人和我上了同一所学校。然后现在又是同一个学生会的干部,你说有没有缘?而且我从高中知道那个人存在后就一直在注意那个人,但似乎那个人并没有注意到。”

  “……”

  安文逸感觉理性的铁壁有点破碎。大学需要疯狂一回,Secret不能一直是Secret。

  “学长,我……”

  “嘘,安静,我都知道了。”

  “好。”


评论 ( 4 )
热度 ( 41 )

© 竹白、le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