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白、lemon

回归,需要开启码字奔驰模式。
肖时钦粉,月岛厨。王肖,黑月大爱。
其他。韩张,张安,周安,周叶,all肖,肖生,肖戴,陆海,蛋哈,卢刘,王刘,四卡。
有其他的会后期补上。
说一句,不爱双向。

【回归/全职韩张】一往直前【二】

我回来了,昨天搬寝室,搬到洗好澡倒头就睡,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QAQ。

我不会弃的。我努力!我一定努力!

这次大概受心情影响,怎么感觉张副队和韩队被我写的乖乖的QWQ。

人物OOC大注意。

点文者 @成华礼 

---------------------------------------------------------------------

   张新杰作为金融系的法商学院的学生,他的一切都是安排的丝毫不差。一样的七点准时起床,一样的花了3分钟洗漱,但是不太一样的是,没有晨课的他没有去图书馆看资料书或者写作业,而是在寝室打开了电脑登录了荣耀。

  在确认好友列表里霸气雄图的一栏那个人没有上线后,张新杰关了电脑,抱起资料书前往了图书馆。他也说不清自己没有会作出这样反常的事情,心里想的只有,看看他在不在就好。自己不知道如果他在了,自己又会作出怎么样的选择。这样暧昧不清的感觉让今天的张新杰心里多了一丝杂念。

  从七点半准时到达图书馆到九点四十前往上课,张新杰笔头写写停停,字从漂亮的行书变成了偏向草书的字体。

  这节课是选修课,其他学院的学生也会有,张新杰期初选这节也是和大家一样的想法,只要写小论文,不需要考试。即使考试对张新杰并没有多大动摇效果。

  “下面开始点名啊,最近校方查的比较紧,缺席的扣平时分。”讲台前的老师拿着一沓纸晃了晃。自己每节课都在,从大一开始就没有缺过席,这一点平时分他绝对属于满分。

  “机械一班,韩文清。”

  “到。”

  浑厚的较为低沉的男声如同一道闪电劈进张新杰的思绪之中,但是比起声音,这个人的名字更让他在意。韩文清,昨晚对话框中的三个字。是同一个人的可能性真的不大,也许只是同名,也许只是读音像,也许只是老师发音不标准。各种可能,各种猜测让张新杰不得不在意起这个人是谁。

  抬起头,扫视了一圈周围的学生,但并没有举手或者站起来示意的。名叫韩文清的人埋没在了人群之中,他可能再也找不到了。他在摘记本的最上面的空白处用红色的笔写下了,【机械一班,韩文清】,即使名字可能不是这么写的。

  下课后,张新杰并没有过多停留,整理好书籍,便准备离开,稍稍留意了一下出去的人群就收回了目光。

  “在找人吗?张学长。”安文逸在张新杰背后轻轻拍了拍。

  “恩。算是吧。”

  “不认识的人吗?”安文逸听张新杰的语气和话感觉被找的这个人大概是张新杰不太熟悉的人,不然至少应该认的出来。

  “……”回应的是一阵沉默,游戏里面认识不代表现实世界认识,这个张新杰自己也清楚,但是唯独这个人他想说他认识。

  “好吧,名字告诉我吧。”

  “小安?”张新杰不知道安文逸在打什么算盘,对于平时两人的关系还不错,“韩,文清。”

  “请问韩文清是哪位!”安文逸在听到张新杰说好之后,对着走出教学楼的人群大喊了一声。

  张新杰严谨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惊恐,不仅是因为第一次看到这样开放的安文逸,而且也是因为有人回应了之后,自己该做些什么。

  一阵安静后,在看向两人的学生中,走出一个体型高大,身材健壮的人,一看就是平时去健身房的类型,肤色也是被太阳晒过的接近小麦色的浅褐色。张新杰脑子里蹦出一句话最近的流行语,这个很大漠孤烟?

  “我是。请问有什么事吗?”

  “你是刚才上欧洲文化历史的吗?”

  “是。”

  “找你有事的是这位。”安文逸用手指了指旁边的张新杰,对方的目光也就跟随着移到了张新杰身上。

  “请问你下午有课吗?”

  “并没有。”

  “那能借用你下午的一点时间吗?”

  “是现在不能说清楚的事吗?”

  “你可以这么理解。”

  安文逸看到韩文清的脸色稍微有点变黑的情况,有种不太好的样子便以下午还有事的借口离开了案发现场。

  张新杰则在那里等待答案,这么做是很傻,跟一个不认识的人说这些,让人的感觉就是哪里来的骗子。但如果说自己并没有事找他,这只会让别人看笑话。两者比起来,前者似乎好一些。

  “可以。不要太长时间就行。”

  “谢谢。”张新杰找了一张没写过的小纸片,写上自己的名字,班级,联系方式和下午对头的地点和时间。

  韩文清看了看,表示自己会准时到后便离开了。张新杰在那里站了几分钟后,无奈的推了推眼镜,事到如此还有退路吗?所谓船到桥头自然直,走一步算一步。

  张新杰提早了二十分钟到了约定好的咖啡厅,找了一个人比较少的位置坐下。过了十几分钟,韩文清也到了,坐在张新杰对面。两个人无言了一阵,最终张新杰打破了僵局。

  “韩同学,我并不喜欢拐弯抹角,我就单刀直入的说。你的名字和我一位认识但不太熟悉的人读音是一样的,请问你的名字是怎么写的?”

  “韩国的韩,文学的文,清晰的清。”

  是一样的。

  “请问你是不是玩荣耀?”

  “是的。”

  也是一样的。

  韩文清看着张新杰若有所思的样子,回想最近自己有没有把自己名字告诉过给陌生的人。就在此时,张新杰用坚定的语气说了一句疑问句。

  “你是大漠孤烟?”

  韩文清楞了一下,确实自己在荣耀里面的角色名是大漠孤烟,但是对方是怎么认定韩文清他自己就是大漠孤烟。如果说真的可能的话,那坐在对面的这个人应该是…

  “你是石不转?”

  张新杰点了点头,心里松了口气,看来是对了。

  “确实给人一种很严谨的牧师的感觉。”韩文清看着张新杰,手放在桌子上,“请问你叫?”

  “张新杰。”拿出笔在本子上写了自己的名字。

  “名字叫韩文清的打荣耀的应该不少,你怎么确认我就是大漠孤烟?”

  “说实话,我并不做没有确认或者不是百分百肯定的事,但是这次我赌了一把。有点失礼的说,你给我的感觉和大漠孤烟很像。”

  “你也和石不转很像。你要不要加入我的霸气雄图?”

  “理由。”张新杰不可能因为对方想要自己加入,自己就会加入,要有合适的理由,能让他认同的理由。

  “为了击败嘉王朝,你的存在是必须的。”

  “一叶之秋吗?”霸气雄图和嘉王朝关系不好不是一天两天了,作为霸气雄图的首领这么做的原因必定和嘉王朝的首领一叶之秋有关。

  “没错。我和你一样,不喜欢拐弯抹角。我的目标是打倒他,然后让霸气雄图成为区中最强公会。而你的技术和预测能力,掌控力都是上等的,我需要你的力量。”

  “...”张新杰用短短几秒思考着利与弊的比例,随后把手放在韩文清的手背上,“听起来不错。”

  当天晚上,张新杰操控的石不转加入了霸气雄图,并把下午拿到的十位数字输入了QQ搜索栏中,跳出的名字是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一往直前。

  张新杰在修改备注一栏停留了一会儿,抉择后,打入了对方的名字。完成。

  自己为什么会有反常的行为?自己为什么会在意一个普通的名字?自己为什么会同意一个听起来有点荒谬又十分有说服力的理由?

  自己是怎么了?

  他不懂。

tbc

评论
热度 ( 16 )

© 竹白、le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