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白、lemon

周末更新,如果可能两篇起步,长度不一,还请支持。
肖时钦粉,月岛厨。王肖,黑月大爱。
其他。韩张,张安,周安,all肖,肖生,肖戴,陆海,蛋哈,四卡。
有其他的会后期补上。
说一句,不爱双向。

 

【全职/王肖】网【完结】

 这一章写完就完结了啊…唉…合约2W字吧,我果然只能写短篇,长篇我会没灵感。
 

  唉唉唉,每天早起,好累好困【泪奔】

  每篇提醒,【海盗心机(?王x皇家商人肖】,典型英雄救美桥段,ooc注意一下。辛辛苦苦打出来的五千字,你吃了就算了,你给我改的机会啊!害我重新打!

 ————————————————————

  【没经过我同意动我的人,这可是要受到星星们的惩罚的!】
  肖时钦本来已经快要闭上的双眼因为这句话猛的睁开,不是因为这句话有多不合常理或者多无厘头,是声音,说这句话的人的声音是这么的熟悉。
  【谁!是谁!】欧弗尔四周惊恐的扫视着,在他背过身观察身后时,一个人从他眼前的船帆上的撑架上跳了下来,直接落在肖时钦身后的那个刺客身上,一弯手臂用尖剑挑开对方的弯刀,将肖时钦揽入怀中,甩了甩尖剑上抹上的一点点的血液并指向欧弗尔。
  【王不留行。】轻蔑的但十分坚定的道出自己的称号,【敢抢我的东西,是谁给了你胆子这么做的?】
  【你,你就是那个专抢富豪富商的精英海盗团伙的头领,王不留行!】欧弗尔后退了几步,但很快镇定下来。【少骗人,你怀里的可是这全国度最没有钱的商人,他把钱不是给了国家,就是给了福利院,自己留下的一大部分还去做什么机械制作,你抢他?那你就是世界上最傻的海盗了。】
  【我何时说过要抢钱财?我抢的是,他这个人。】说着又搂紧了肖时钦一些,肖时钦则是聪明脑袋处于当机状态,王杰希说的话自己是一句也听不懂,就算听得懂,自己也莫名联系不起来,仿佛缺了什么程序一般无法正常运作。
  【呵,这好说,你抢走这个人完全没问题。慢走,不送。】欧弗尔心里笑得开心,虽然没办法杀死肖时钦,但是让富人谈其色变的人物带走,恐怕这肖时钦也是活到头了。
  【抢走这是自然的事,但是有些事我觉得应该好好向您算算清楚才对。】王杰希换下温柔的样子,换来冰冷的笑容,【是你擅自聚集雷霆军舰攻击微草港口的,是不是?】
  【没错。那时我已经在主城附近埋下了很多线人,而在殿下身边的亲信最难办的就是肖大人。所以我派军舰前去攻击微草,如果他们查出来是雷霆的船只,等肖大人过去他们要么不接受,要么把肖大人关起来,这都会让肖大人失去殿下对他的信任。】欧弗尔看到王杰希的样子,莫名打了个寒颤,但看看他在笑也就没管什么,毕竟他还有秘密武器,就一五一十的全抖出来,自己的恶行。
  【你这么做真的是太愚蠢了。我和殿下再亲近,我用你的话说,只是一个商人,与殿下也只有金钱的交易关系。】肖时钦用可怜的眼神看着欧弗尔。
  【所以安插在虚空的制灯师,攻击轮回的都是你没错吧。】
  【嗯哼。】欧弗尔抬头俯视王肖二人,仿佛在看蝼蚁,【好了,要说的也说完了,王大人你动手吧,杀了避免后患,我会给你丰厚的奖赏,还可以给你一个地方官的职位做做。】
  【是啊,是该动手了。】王杰希用尖剑渐渐指向肖时钦的脖颈,肖时钦虽然对他的行为所吓到并迷茫着,但是他的眼神里还是透露着信任。王杰希对肖时钦温柔的笑了笑,横向一甩手,尖剑的尖端准确的刺入了欧弗尔的右腰,刺穿的疼痛让欧弗尔大叫出来。
  【等等,王大人,你是不是…啊啊!刺错人了。】
  【刺错人?并没有啊,时钦可是我的恋人,我怎么舍得呢。】说完就拔出剑后过来,用剑柄抬起肖时钦的下巴,吻了上去。肖时钦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看着面前放大版的一张脸,唇上的触感让他似乎了解了什么,下一刻便脸上火烧如云。
  欧弗尔则是不敢相信的看着,但是事实在他看来王杰希说的就是真的。他用手捂住还在不停流血的腰侧,拄着拐杖的手将拐杖狠狠的往木甲板上砸了三声。
  周围无数黑影闪过,将王肖二人团团围住。王杰希冷笑着,抱紧肖时钦,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一句。
  【背后交给你了。】
  肖时钦领会的将王杰希的手臂当做支架台,架起闪影,瞄准后面的人。
  【两人对三百人,是不是太自不量力了?我就看看,你们能撑到什么时候?】
  欧弗尔这一声令下,十个人冲了上来。王杰希什么也没说也什么也没做,等到十人基本离王杰希只有一米远的时候,突然抬手原地转了一圈。尖剑似乎跟活了一样,精而准的在十人的腰上深深刻下了一道痕迹。那群人连尖叫都没做到便倒在一旁,开始放空的眼神里显示着迷茫。
  这次上了二十人,可王杰希神色依旧没变,再一次摆出刚才等待进攻的样子。这次二十人离王杰希很远,不断的寻找他的空隙。可谁知,王杰希一个健步上去,右手画着Z字,左手则是抱紧肖时钦,两个人就这么在外面绕了一圈,轻轻松松打下了二十人中的一大半。刚有个人绕到王杰希背后准备偷袭,肖时钦已经准备好,闪影的枪头对准了他。因为自己不是好杀人的人,肖时钦只是把那个人的肩膀打穿了,那个人就此倒在地上哀嚎。与此同时,王杰希也把剩余的人用无规则的攻击杀了精光。
  欧弗尔这次真怒了,十人不行,二十人不行,一百人总行了吧。一百人把王肖二人围的里三层外三层,跟看明星似得。这下子两个人没有什么好办法了。
  【试着突破看看?】王杰希询问肖时钦的意见。
  【你走哪我也只能去哪,随你吧。】肖时钦只是挑了挑眉,笑着说。
  王杰希点了点头表示认同,用着半开玩笑的话打趣,手上的攻击也没停下来。
  【所谓男男搭配,干活不累。】
  肖时钦直接屏蔽了这句话,集中注意力的用闪影帮王杰希消灭身后的敌人。一百人说多还真挺多的,两个人不断的往船边上前进,可总是打死一个,另一个又填上,有种打不完的感觉,两个人体力也快见底了。肖时钦努力的转动脑子,怎么样在这种情况下突围?肖时钦思考的过程中看到了一个黑影一闪而过,注意力一下子就被这个吸引过去,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肖时钦完全是在王杰希努力的呼唤中回过神来,可当他一回过神,有人已经举起刀砍向王杰希,自己也来不及对准了。
  【杰希!】肖时钦一个手肘推开王杰希,自己虽然侧身躲开了,左臂上还是留下了一道不浅的伤痕。王杰希被推开后,第一反应是再次保护肖时钦而无心应对周边的攻击,因此身上也被砍下了一些不致命的小伤口。当他看清肖时钦左臂上开始溢血的伤口,黑下脸,抱回肖时钦,俯身吻了吻伤口,舔去流出来的血液,以作最简单的消毒。
  【很好,你们惹怒我了。】
  肖时钦清清楚楚听到了这句话,他手上的攻击没停,但脑子的全部运转能力都用到了一个问题上,他因为什么生气?因为他自己受伤了,不,杰希不是这样斤斤计较的人,受了伤又怎么样,是谁都会,何况是海盗、难道是因为……自己?!肖时钦想起刚才王杰希的动作,更加肯定这个推断。
  像个小孩子似得,肖时钦轻笑出声,心里似乎有了答案。
  【疯就疯吧,一起!】
  【你说什么?】王杰希没怎么听清楚,用着大小眼看着肖时钦。
  【不,没什么。战斗结束,我俩还活着的话,我有事告诉你。】肖时钦拉出一个在王杰希看来极具诱惑力的笑容。
  【呵,正好,我也是。】
  两个人就这么艰难打下了这数量庞大的一百人众,可两个人早已体力用尽,肖时钦已经坐在了甲板上,而王杰希也跪在上面,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
  欧弗尔看到这一场景,这张看起来清秀的脸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看来到此结束了,王大人,肖大人。给你们一个最大的葬礼吧,让我剩余的人一起杀了你们,让你们尝尝我们神教的万箭穿心,上弓箭。】
  可迟迟没有人来,欧弗尔又喊了一声,依旧没有人来。他正想下去看看那些人怎么了,就从船舱扣飞出一个人连同欧弗尔一起撞在了船柱子上。欧弗尔定睛一看,那个人早就没了呼吸,一脸的血痕看起来惨不忍睹。
  【不会有人来了,神父大人。】从里面走出一位曼妙身姿的女性,一首拿着匕首,一手拿着鞭子。肖时钦推了推眼镜,终于看出那个人就是铃子。
  【消灭速度有点慢,不然我也不需要打这一百人。】
  【头,给你时间培养培养感情,还不好吗?小心我告诉这个眼镜仔,在这位神父大人捏他下巴,调笑时,你整个人都是怒气冲冲的。啊,不小心说出来了。】铃子收起武器,捂嘴露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肖时钦微微脸红的看着旁边跪着的某人,王杰希感受到来自旁边那个人的视线后,轻咳了一声。
  肖时钦用刚刚恢复的一丝体力站了起来,可刚站起来,有人就从后面用手臂勒住他的脖子,一把匕首对着他的脑袋。肖时钦被迫跟着那个人的步伐退后。
  王杰希发现后,顾不上力气,站起来想把那个人打下去。
  【别过来!过来我就杀了他,黄泉路上有个人陪着也不错啊!】
  【杰希,欧弗尔要紧,不要管我。我不会有…】
  【闭嘴!】刀刃刺进了肖时钦的脖子里,一串的血珠滴了下来。
  对于王杰希来说,欧弗尔已经是瓮中之鳖,捉不捉都无所谓。可是自己最在乎的,第一次这么在乎的人受到了威胁,他哪能坐视不管,这么想的王杰希又前进了一步。
  【没错,泊!杀了他!快!杀…呃啊啊啊啊啊啊!】欧弗尔激动的看着那个名为泊的男子挟持着肖时钦,随后却被铃子一匕首刺进大腿。
  泊刚刚被肖时钦打穿了肩膀,他拿匕首的手十分的不稳,匕首尖端在肖时钦的脖子上划来划去。可王杰希和肖时钦看来,这人在为后面的杀害做猪呢比。
  在王杰希又一个前进中,泊的心理防线的彻底的崩塌了。最后一个劲的往后退,结果踩到了船上用来抛锚的绳子,直接向后翻倒。肖时钦本想一个肘击摆脱,可对方这一瞬把自己当做救命稻草一般,死抱着不放,自己怎么也挣脱不了。
  王杰希看着肖时钦个那个人一同坠入海里,他立马冲到船边,往下看,试图找到肖时钦的身影。可渐渐的他发现,他们坠入的地方,浮起了一片红色。这就说明,其中一个人一定流了相当多的血。
  现在的王杰希脑子里一直重复着肖时钦的脖子被泊的刀划来划去的画面。他不敢再去想后面的事情,如果肖时钦死了,如果他死了,那这跳动的心也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王杰希转身,用绝望无神的双眼看着被匕首钉在甲板上的欧弗尔。欧弗尔看到王杰希如此的眼神,不禁咽了口口水,装出一副笑容。
  【王大人,那位死了没关系,我给你准备很多的美人,保证身材相貌都是一等一的!】
  【你是一个很可悲的人…】王杰希淡淡的说,【出生开始就是孤儿,被修女收养,却被其他的被收养的孩子压迫,你的心理变得扭曲。不仅用了各种手段把罪名压到他们身上,你还对收养你的修女干下那样的事。你又为了得到神父之位,不惜双手沾满鲜血。你的一生永远没有感受过什么叫做,爱……】
  【呵,爱?这种虚无的东西,还不如财宝物质的来得实在。】
  【所以你感受不到失去挚爱的人的时候的那种悲痛欲绝的感受,所以…你是一个很可悲的人。】
  忘记洗说完这句话时,身后响起了一丝脱出水后的声音。他立马转回去,看海面,一个人影在海的中央浮着。
  那个人戴着一副已经破碎的眼镜,棕色的贵族礼服显示了这个人的身份。肖时钦向王杰希挥了挥手,王杰希整个人都柔和下来。
  【那个人死抱着我不放,还好有水流的冲击,我直接从他的钳制里逃出来,结果那个人自己还为了抓我,狠狠往我这抱过来,刀刺到自己的心脏,就这么…恩!】肖时钦被拉上来后,正在讲述刚才的海中的发生的情况,还没讲完就被王杰希扣住后脑勺,并被吻住。
  王杰希用舌头促使对方的舌头和自己一起起舞,还不断的掠夺着对方口中的空气。他现在只想把自己的担心,恐惧,爱慕一并告诉怀中的人。肖时钦被吻的头脑一片空白,脸颊也被染上美丽的红色。
  等结束时,铃子已经识趣的把欧弗尔抓到另一艘船上绑起来了。
  王杰希一个公主抱把肖时钦抱起来,肖时钦则是顺从的抱住王杰希的脖子。
  【我很重…】
  【所以?】
  【被抱着挺舒服的。杰希,你想对我说什么?】
  【那时钦又想说什么呢?】
  【你应该猜得到。】肖时钦眯起双眼。
  【原话奉还。】
  【那一起说,不许耍赖啊。】
  【三二一。】
  【我喜欢你,杰希。】【我喜欢你。】同时道出的话语让两个人头抵着头笑了,这种感情莫名的种在两个人心里,又在莫名之中生根发芽。
  【时钦,要不要和我一起做海盗,四海为家。】
  【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肖时钦用了王杰希曾经说过的话。
  【那就让海盗首领抢走雷霆的皇家商人,出去旅游!】王杰希凑到肖时钦的耳边说,【我会让你幸福。】
  【恩,但是如果你指那方面还是算了。而且有点引狼入室的感觉。】
  【那这狼也是你引进来的。】

  当天晚上,两个人也是酒足饭饱,十年像是特别高兴的,请人把肖时钦的房间里的单人床变成了双人床。肖时钦一脸无奈,但也已经这样了,也就随他去了。
  王杰希这时一举压下肖时钦,这时灯光全部关闭。房里暗的看不见任何事或物。
  【喂喂!看不清啊!谁把灯关了!】
  【不知道啊!铃子姐你压到我了!】
  【谁去看看,顺便把灯开了!】
  【是海威格做的。】
  【那只鸟?!】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没有请看了,完结了!

……………………………………………………………..

写完了!我今天直接全部写完了!还写了两遍!累不累啊我!合起来今天写了八千字啊!要不要人呆了。反正还有好多文没写。休息休息一下。

  6 4
评论(4)
热度(6)

© 竹白、le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