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白、lemon

周末更新,如果可能两篇起步,长度不一,还请支持。
肖时钦粉,月岛厨。王肖,黑月大爱。
其他。韩张,张安,周安,all肖,肖生,肖戴,陆海,蛋哈,四卡。
有其他的会后期补上。
说一句,不爱双向。

 

【全职/王肖】网【二】

   果然自己写的设套设的太多,自己也被套进去了,自己回去看看第一章发现,王杰希被我写的是给小事情各种下套啊。_(:з」∠)_救命撒,这样岂不是直接把小事情网住了吗!额…好像和标题有点关系。
 
  错过了情人节,没关系,今天是字母的生日,祝他生日快乐,贺文没写很抱歉。@OPHER 遙陌
  这次的文章和上篇一样平平淡淡,没有什么跌宕起伏,希望大家不要介意。我会更努力!

  【海盗王(确定不是变成心机王?)x皇家商人王】,下套与被套,这次千万别把我自己套进去了。ooc大注意。

——————————————————————————
  肖时钦将王杰希带上船时,十年便走上前。当他看到王杰希的眼睛时,拘与礼数,他一直在憋笑,肖时钦咳了两声他才停止。
  【十年,给他准备一间容易看到海景的房间。】
  【不用,你房间旁边就行。看海景,总有一天可以仔细欣赏的。】王杰希拍拍肖时钦的肩膀,微微摇摇头,【如果有人不认识我,把我当海盗小偷什么的,离你近一点,你也好帮我说说。】
  【确实,十年你就按他的要求安排一间离我近的房间,顺便通知船长和水手晚上开个欢迎会,避免不必要的误会。】肖时钦用弯曲的手指压了压下巴尖。
  王杰希这次没说什么,就是保持着一副绅士般的笑容。
  肖时钦跟王杰希又说了一会儿便回到会议厅准备第二站的行程,王杰希也不好打扰,就跟着十年一起去自己的房间。
  【你是叫十年?】
  【回王大人,是的。这个是主人给我取得名字。】
  【还不错,你认为你家主人,我就是说时钦,怎么样?】王杰希慢慢跟在十年后面。
  【主人是个很温柔,很好相处的人。而且他总是把其他人放在第一位,用自己的智谋赢得一切,但就是他总爱一个人扛起所有,有时我想要帮着分担一些,也是好心帮倒忙。总之,就是很好很好的人!】十年听到王杰希这么问,一下子就激动起来,一个劲的说时钦的事,王杰希就这么在一旁听着,时不时表现出若有所思的样子。
  十年带王杰希到了相应的房间,他就帮王杰希开始整理内务。
  【时钦现在在哪?】
  【大概在会议厅吧,要考虑下一站去哪。】
  【会议厅?请问怎么走呢?有点事。】
  【这样啊,但主人平时不怎么喜欢有人打扰他思考的。恩…这里往左走,到楼上的最里面的房间就是了。】
  【那我在门口等等,不去打扰。】王杰希说完就向着会议厅走过去。
  上了楼,楼道里一个人也没有,大概水手们都去大食堂吃饭了吧。王杰希找到了最里面的会议厅,因为里面并没有窗户透光,显得有点暗,会议厅里的灯就变得十分明亮。王杰希就这么背靠着墙,若有所思的等待着里面的人出来。
  肖时钦在里面思索着下一站的目的地该去往何方,霸图蓝雨兴欣这三方绝对是往后放放从长计议比较好,那现在留下的就只有轮回虚空烟雨,如果有可能还可以去嘉世。但现在嘉世在改朝换代,暂时还是不要去打扰了。肖时钦把轮回烟雨虚空所在地都圈起来,考虑着最近的航线行路,最后敲定是虚空。
  只要现在往北方赶个两天就差不多了吧,这么想的肖时钦总算是放下了羽毛笔,活动了一下坐得僵直的身体。肚子这时开启了演奏会,肖时钦这时才意识到自己都快过午饭点了,起身出门。
  【终于出来了?】肖时钦刚打开门,门旁传来熟悉的男性声音,微微探了探头,果真发现王杰希在门旁站着。王杰希则是带着一种肖时钦看不懂的宠溺笑容对着他浅浅微笑。
  【你,等很久了?】
  【没多久,恩,也就从到这来一个多小时吧。】王杰希仿佛对等这件事毫无感觉。
  肖时钦听到对方等自己等了一个多小时,一下子感到心里很内疚,很尴尬的挠了挠头。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是出什么问题了吗?】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
  【…没事也可以来找我,以后你就直接敲敲门进来好了。】
  【可我听你的小随从说,你不怎么喜欢在思考时被别人打扰,我也不好意思在未经允许随意进出。】王杰希眯了眯眼。
  【这倒是真的,】肖时钦听王杰希不想打扰到自己,心里有点暖暖的,【没关系,以后你只要叫我名字,我回应了你就进来好了。】
  【这算特权吗?】
  【啊?额…算吧。】
  【那我就欣然接受了,时钦。】
  肖时钦点点头,两个人就一同前往食堂。可惜来的有点太晚,导致好一些的饭菜都已经被吃完了。肖时钦向王杰希保证晚上他一定能吃上好的,王杰希表示没事,粗茶淡饭也习惯了。
  时间在两人的聊天中飞快的流逝,夜晚如期而至,肖时钦将王杰希介绍给水手们,顺便给凑热闹的海盗们也说明这个人也暂时是这艘船的人,不许动手。出乎意料的是,那些海盗们居然都点了点头,肖时钦在想是不是计划改革和良好教育感化了他们。
  【这样也就差不多了,我们下一站会去虚空,那里比较暗,你,不怕黑吧?】
  【时钦怕吗?】
  【稍微有点…】肖时钦想起了小时候不乖被父亲关进小黑屋的经历后不禁颤抖了一下,随后便被纳入一个温柔的怀抱,对方轻轻拍拍他的背。
  【抱歉,是不是让你想起不好的回忆了?】
  【没事,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在想…】
  【想什么?】
  【你是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怎么我在想什么你都知道。】肖时钦微微推开,表示自己已经没事后,半开玩笑的对王杰希说。
  【恩,那应该叫察言观色才对。】
  【你干脆去当神棍比较好。】
  【我可并不觉得适合,如果时钦愿意一起当,我可以考虑。】
  【这算什么?间接告白吗?】肖时钦说完便笑了出来。
  【你猜啊。】王杰希看着肖时钦的笑容也笑出声,两个人都把对方的话当做玩笑话,谁也没有认真,而这些在以后的他们想起来还有些好笑。
  两船人马因为海上的天气恶劣,耽误了不少时间,往北温度也开始降温,不像四季温暖如春的微草,虚空和更北方的轮回温度和冬天都差不了多少。肖时钦生活的雷霆四季分明,早早就准备好了冬服,可一出门看到王杰希穿的还和昨天一样,惊的直接回房间给他拿了件厚大衣。
  【没想到北方会这么冷,突然觉得这一点微草还是不错的。】王杰希抓紧身上的衣服。
  【那你回去?我可以给你准备多余船只。】
  【不用,这样的经历不失为一种乐趣,啊嘁!】王杰希受不住寒冷,打了个喷嚏。
  【外面冷,你先去大厅吧,那里有火炉,会暖和一些。到了我叫你。】肖时钦贴心的把王杰希推进大厅。
  【有劳了。】
  肖时钦就这么呆在外面,而大厅里只有王杰希一人。如果这时肖时钦到大厅里看,他会发现一个人也没有,王杰希已经不知了去向。
  此时王杰希坐在一张羽绒沙发上,面前站着的女性正是从肖时钦那里拿来货物的铃子。
  【头,您这是准备潜伏在那个眼镜仔身边吗?】
  【算是吧。】
  【万一被那个人发现了您的真实身份,他会对您怎么样,您没想过吗?】
  【他…】王杰希微微停顿后,说道,【暂时不会。】
  【头,可…】
  【我让你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是,在半个月前袭击微草东海口的船只,有人说看到的是雷霆国的船只。】
  【雷霆?你确定?】
  【经过调查和对残骸的分析,确实是只有雷霆的高科技才能造出来的固金属船只。】铃子读完手上的资料后,看向王杰希,【要不要把那个人绑起来,询问他这件事?】
  【不用,也没必要,他应该是一无所知的。】
  【但是万一…】
  【这方面我还是相信他的,虽然有些方面有点策划,但总体来说人不坏,我觉得的他挺有趣的。】
  听到王杰希这么想,铃子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顺从,谁让这个人是他的上司。是这艘海盗船的boss,以【王不留行】著称的有名海盗,就算国王来了也不会让其离开。
  王杰希趁人少再一次回到了肖时钦的商船上,回到大厅,看着自己身上还穿着对方给的大衣。
  肖时钦,你很有趣,而且似乎我对你…
  王杰希想到后面就摇了摇头,把那种想法赶出自己的脑海。这种事怎么可能,自己是海盗,而他是商人,自己是抢的人,而他是被抢的人,这两者怎么可能交往。现在之所以心安理得在这艘船上,只不过是自己不断的谎言下的结局罢了。
  【杰希,虚空国到了,下船了。】
  王杰希站了起来,在门旁的墙挂钩上看到了一个有些老式的小型布谷鸟的时钟,也只是看了几眼便离开了。
  王杰希下船,看了看天空,虚空的天空像是笼上了一层白雾一般,灰灰暗暗的,似乎看的见又似乎看不见,这使这个国家这样看来略显阴沉。
  肖时钦带着方学才和王杰希一起从大道走向主城,因为在虚空有句警告的话,【千万不要走离大道走进深处,不然你永远也别想回来。】
  虽然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真的,但是为了安全,这个也是安心又快捷的方法。肖时钦在虚空准备换取虚空用来种出清醒几十万亩大地的植物的种子,其名和他所在的地区很像,就叫虚空种子。
  肖时钦一路上想着自己该如何面对虚空的国王,自己对虚空说实在不是很清楚。因为环境压抑的原因,就算有去虚空的货物和机会,他基本会选择放弃。国王也只是除了名字,什么也不知道。
  【虚空的国王是叫李轩吧。】
  【没错。】
  【你有听说过他怎么样吗?交易什么的容易吗?】
  【这我不是很清楚,我很少来这里。】
  【这样啊,我听别人说这个李轩国王其实是个挺好说话的人,只要不提他的副官,一切好商量。】
  【真是这样就好了。】肖时钦拿出今天临晨刚收到的那个人的要求信,上面竟然也是虚空种子。肖时钦看出对方船长很明显出过很多地方,什么珍品基本都知道。
  虚空种子在虚空的诞生量为5%,机率是十分的低,能拿到一个就已经是万幸了,两个的可能性实在太低了!
  【你在看什么?】
  【啊,要求信。】
  【要求信?是你想要什么吗?】
  【某方面来说是我想要,可别人就不会这么认为。】肖时钦叹口气,又把纸折回去放进随身的小包中。
  【虚空种子啊,那不是虚空国的宝物吗?你也想要得到这个,也就说你要两个?这会不会太贪了?】
  又不是我想要的!肖时钦心里把那个海盗头头骂了个遍,顺便问候了他十八代祖宗。刚想完,王杰希就又打了好几个喷嚏,肖时钦连同他的围巾也一并给了王杰希。
  【时钦,好温柔,和你家那个小随从说的一样。】
  【你说十年?】
  【没错…】
  【毕竟从小一起长大的。】
  【真好,有点羡慕。】十分小声的说。
  【你说什么?】
  【没什么。你幻听了。】
  肖时钦也就没多想,继续沿着大道走,前面变得越来越暗,他的步伐也随之越来越小。
  【害怕就说,没人会怪你。】王杰希从船上水手那里借来了油灯,走在肖时钦面前,前面原本黑暗的道路,逐渐得染上了橙色的光辉。
  肖时钦嘴角微微上扬,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一路上走在王杰希身边,直到看到了虚空城明亮的城门大灯。
  【到了,祝你成功。】
  【杰希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皇宫里?】
  【为什么?】
  【多一副嘴舌好说话。】
  【我可比不上商人的肖大人口才好。】
  【那你是怎么说服那位少爷用这珍贵的宝珠换一个时代感这么强的老东西。】
  【各得所需罢了。】
  【这一次也是各得所需而已。】
  【就算去了,我的身份地位也说不动对方。】
  【内让你全权负责,就附和一下就行。】
  王杰希看着肖时钦一脸得逞的笑容,摇了摇头也就同意下来。去往皇宫的路上,王杰希却发现除了皇宫灯火通明外,普通百姓人家有些有那么一点昏暗的光,有的甚至根本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肖时钦和王杰希半跪在李轩的面前。
  【雷霆皇家商人,肖时钦,这位是一路的挚友,王杰希。】
  【欢迎两位来到虚空,对于雷霆我们会倾尽所能保护,也对你我两国的交易抱有很高的期待。】
  【谢李殿下。】肖时钦早就习惯了这些客套话,【那殿下,我们今天来谈谈这次的往来交易吧?】
  【自然,你是要虚空种子?】
  【是的。】
  【虚空种子繁育稀少,这是所有国家都所知的事实,一颗已经是无价之宝,你却还要两颗!】吴羽策是李轩的副官,从被招入皇宫后一直服侍李轩,为李轩出谋划策。现在吴羽策是一副臭脸对着下面的两个人。
  【我们可以用发展灯火制造为交换。】
  【这并不需要,我们已经有制造明灯的制造师了。】吴羽策冷笑了一声。
  什么?已经有了?肖时钦一脸迷茫的看着地面,是有哪个国给虚空安排了制造师吗?
  【忘了说了,那个制造师不就是肖大人的出生国来的吗?】
  【雷霆?!】
  【正是,所以并不需要,虚空种子可不是这么没价值的东西!】吴羽策直接下了逐客令。
  【请等一下。】王杰希站了起来,又鞠了一躬,【抱歉,吴副官,我有话要说。】
  【什么话?】
  【请问那位制造师大人是皇家专属的吗?】
  【并不是,我们让他也为百姓制造光明。】
  【那李殿下和吴副官已经有多久没有出宫视察了?】
  【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这皇宫里灯火通明,在城门口也能看的到,可我们在来往皇宫的路上看的却是,百姓家和皇宫这鲜明的对比。稍微有点钱财的家庭家里只有一盏两盏小台灯,家境不好的家里根本没有,昏暗无比。你说那位制造师在给百姓制造光明?我们为什么一点也没看出来呢。路上我顺便进了一家店面看了这些灯的售价。在这个所有国家统一货币后的社会,这么贵的灯王某真的是从来没见过。不信,你大可可以出宫看看?】王杰希背对着肖时钦,肖时钦根本看不到现在王杰希的表情,如果看到了,他大概会吓出心脏病来。王杰希一改往日温柔笑容,冰冷的眼神看着吴羽策。
  【一派胡…】
  【等等,阿策。他说的很对,我们确实很久没有出去看看百姓的状况,我们一心以为让百姓的家里明亮起来,生活和农业工业方面会有提升,就把这件事全部给了那个人处理。可事实是不是这样我们还需要亲眼看到才行?我们现在出宫看看,如果他说的是假的,完全可以以欺上的罪名逮捕,但如果是真的,那我们在这方面是该好好整顿一下了。】李轩抓住吴羽策的手,站起来。
  李轩和吴羽策都换上了平民的衣服,一出宫眼前便是一片黑暗,背后的皇宫和如此之景对比下来,简直不敢相信。
  【这……】两个人都吃惊的站在那里。
  【这下,李殿下和吴副官都看清楚了吧。】
  肖时钦习惯性的压了压下巴,【那杰希,你的意思也就是那位制造师在满足自己的钱欲压榨百姓,明明这么贵的灯,但为了生活好没有人会放弃,没日没夜努力工作。】
  【我也就是这个意思。所以殿下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时钦的建议和方案还是相当一定程度上改变现状。】顺水推舟。
  【肖使者,看来我们需要好好谈谈了。】李轩转身面对肖时钦。
  【我定倾尽所能改变现状。】
  王杰希在肖时钦离开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换上一副与往日相同的浅笑,【接下来可靠肖大人的伶牙俐齿了。】
  告别了肖时钦,王杰希走到了暗巷里,轻轻拍手两声,一男一女瞬间出现在王杰希的面前。
  【小栀,你去给肖时钦送信说要的物品改变了,我要那个制造师造出来的最好的皇室吊灯。】
  【是,可为什么?虚空种子不是更昂贵吗?】
  【你若只有两个相同的无价宝物,一个用来封住对方的口,另一个你还会给?】
  【铃子,我要你立刻查清楚这个制造师是谁什么时候为了什么目的送到这里来的。】
  【是。】
  肖时钦如王杰希所预料,李轩只愿意以一颗种子交换,实在没有办法也只好妥协。拿着宝盒的肖时钦被一阵风迷了眼,可等恢复过来,就看到宝盒上多了一封信,信上还是贴着奇异的羽毛。肖时钦拆开看了以后,黑脸的再次问候了海盗头头的十八代祖宗,立刻跑回去向李轩说明再次交易的意向。王杰希也与此同时在自己房间里大大的打了个喷嚏。
  【真的感冒了?】

  【欧弗尔大人…】
  【已经准备好了?】
  【是的,而且虚空国的线人传来消息!】
  【说。】
  【我们安排在虚空的那个制造者已经被国王看破,并驱赶出境了。】
  【没事,他反正也已经没用了。】
  【而且,帮助国王的有俩个人,一个是肖大人,还有一个并不认识。】
  【无碍,他们只是我棋谱上的一枚棋子,等他们没价值了,他们的死期也就不远了。】
………………………………………………………………………………………
真的很抱歉!我这两天一直赶写中!最近我这专业这学期是很多,请大家了解…竹子在这里给大家道歉!

  9 6
评论(6)
热度(9)

© 竹白、le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