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白、lemon

回归,需要开启码字奔驰模式。
肖时钦粉,月岛厨。王肖,黑月大爱。
其他。韩张,张安,周安,周叶,all肖,肖生,肖戴,陆海,蛋哈,卢刘,王刘,四卡。
有其他的会后期补上。
说一句,不爱双向。

【肖生,冷cp】用时钟烙下你的痕迹【二】

  我开始这第二章的时间是刚发完第一章之后三小时就开始写,但是要多次修改就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发了。
加了王肖王的一个很热闹的群,觉得自己不写些这对cp太对不起大家…可是我还有好多脑洞没补啊。我这是要欠到猴年马月?

  啊啊啊啊,我要不要这篇更完就写一篇王肖来开开场?答案是No…我的强迫症不允许我这么做,整个人都down。_(:з」∠)_

  【时钟制造大师肖x执事灭】。ooc大注意,决定挑战be。

———————————————————————————

  【Ellen,这是来自「我」的命令。】
  生灵灭找到格里芬太太后,一直尾随,听到这句话时他微微的皱起了眉。刚才还在反抗自己母亲的少年仿佛一下子魔怔了一般,突然对格里芬太太十分顺从。
  听到他们后面的对话,生灵灭知道不出手,肖时钦会有危险,他必须在半路上将那些人赶尽杀绝。生灵灭判定了轻重缓急,将目标换为了开始移动,而且样子古怪的艾伦.格里芬。
  他发现艾伦拿着一大笔钱财到了雷霆与微草的交界处的一个特别荒凉的地方,有一群人似乎知道他要来,拿过钱袋子,颠了颠,笑得很是恶劣。
  【放心,小少爷。那个人明天就不会出现在你母亲的面前了。】
  生灵灭躲藏在离艾伦有几十步距离的一个银杏树上,看着艾伦离开后,便呆在原地等待着那群人开始移动并寻找下手的机会。
  半刻过后,似乎那群人准备都已经完全了,他们离开驻扎地,从刚才艾伦来的路线走去。生灵灭袖中拿出一把弯刃匕首,小心的跟随在他们的身后。
  【老大,今天的可怜人是谁?这次让小的们也来开开刀子呗。】
  【就是个搞玩意儿的。听那女胚子说是个特文骚的小白脸。】
  【这容易啊!】
  【赶紧搞定,出去潇洒潇洒。】
  这个虎头熊腰的人后面跟了一群人,而此时生灵灭已经将弯刀伸向了最后一个人。
  【唉,小豹呢?】
  【他总是最后的,不用等了,他识路。】
  【也是。】
  没人注意一个人的消失,接下来就是送人上路的协奏曲。
  十八个人,生灵灭冷漠的将匕首甩了甩,刀刃上的鲜血按弧度飞了出去,他又用手帕擦了擦,匕首又变得亮。基本已经扫除完了,可跟在那个最大的看起来是他们首领身边还有五个人。是先杀了首领,还是先杀了小的?生灵灭站在不远的樟树上俯视着那六个人。
  那个被称作老大的人一脸轻松的在去雷霆的必经之路的小道中行走,但他发现身后的脚步声是越来越轻,他转过身惊讶的发现除了身边的五个人,其他人都不见了,他开始警觉。随后一种发射了轻微声音响起,他左边那个人来不及反应,直接爆头而死。这让剩下的四个人一下子吓出一身冷汗,有人在暗处盯着他们,还不知道是谁,有几个人?
  【你给老子出来!老子非揍死你不可!】
  几秒的安静后,右边的两个和刚才那个一样爆头一击,对方似乎无视他的话。
  【你他娘的!】
  只有三个人,生灵灭停在树上迟疑要不要再把那两个也干掉,但对方就直接知道他的位置。已经快到中心交界的大道了,旁边基本没有掩体,自己很难躲藏。一对三,和一对一,生灵灭权衡了一下胜负成败。手中的小型机械弓弩直接发射两箭,此地终于只剩下一个人。
  那个人直接一大刀砍倒了生灵灭所在的大树。生灵灭落地时感叹果然被发现了,直接握住弯刀应对。
  【就你这臭小子,杀了俺二十个跟班儿,这次拿你开荤!】直接一大刀子向生灵灭砍过来,生灵灭只是一侧身躲过,并在对方手臂上留下了三道深深的血痕。
  对方冷吸了口气,却依旧是挥舞起了大刀。生灵灭还是容易的闪过,在这方面被训练成职业杀手的他不可能被这点刀锋拙剑给伤害到。
  几番你进我退之间,对方清楚认知到自己不是生灵灭的对手,在胡乱挥舞了三刀后,丢下一个烟雾弹跑路,向着中心大道狂奔。生灵灭捂住口鼻,冲进烟雾中却没有发现人影,等烟雾散去,他靠着地上的血迹追踪着这漏网之鱼。
  此时肖时钦也早已启程回家,虽然他刻意在宴会上多呆了一个小时左右,但是生灵灭并未出现,这给他了一种判断:生灵灭发现了什么。那自己现在什么也做不了,也就只能回去静静等待着他的归来。而他现在却不知道下一次的见面会是如此悲痛绝望。
  肖时钦坐在马车上,看着黑蓝色的夜空里闪烁的星星,微微嘴角上扬。和他的眼睛一样的颜色。
  就在此时,马惊呼了一声,马夫急忙停下,肖时钦往窗外看了看,什么周边并没有太亮的东西导致根本看不清。他隐约的看到了一个壮汉,向这里跑过来,可不到几秒,他看起来又像是两个人,维持不到一会儿,两个人的隐隐约约的人影都不见了,而马车也再次向前行进。
  到底怎么了?自己是不是太累了?

  生灵灭跟随着血迹,发现这血迹是向中心大道的,暗叫不好,加快了步伐跟上去。跑到离中心大道只有一公里的距离后,他发现那个人向着一辆马车跑过去,马车突然停下,从窗口探出头的人竟是肖时钦。
  他冷汗一出,手心里也出了汗,他不能让肖时钦出事,疾走变成了飞速奔跑。他直接跑到那人身后,跃起,借助冲力直接把人从中心大道的一边撞到了另一边,并用弯刀抵住对方的脖子。马车再次行进,他也放下了心,集中注意力对付这个家伙。
  因为刚才撞击,生灵灭无意中被压在了身下,对方看有好时机,就用武器把抵住脖子的弯刀往生灵灭那里压,想借此机会杀了他。
  生灵灭力气并不大,所以只见那刀刃向自己越来越近。他直接用膝盖狠狠的捅了那个人的肚子一下,对方的动作一下子有了停顿。他就一脚踩在对方肚子上,打掉两人的武器,抓住对方的手肘,一发力,将对方翻了过去。他们俩的位置刚好是中心大道中的桥的旁边,而这桥下是无尽的悬崖。
  那个人被翻过来后,意识到自己今天咬到了硬骨头,【老子死,你就给老子陪葬!】一把抓住跪坐着准备起身的生灵灭的左腿,生灵灭没有准备便被拉了下去。
  他艰难的用手抓住边缘,用右脚使劲踩左脚上的手。看对方死也不放手的样子,他就在零点几秒内松开左手,拿出一把3cm的小刀,准确的射中那人的心脏。死去的人送开手,生灵灭松口气,便准备爬上去,再次跟踪格里芬太太。
  而他向上看的时候,一个人站在上面,拿着一把左轮手枪,对准自己。
  【躲猫猫的游戏就此结束了,执事先生,你也该上路了。】
  此时的一发枪声在这悬崖边上响起。

  肖时钦回到了自己的房子后,有点劳累的先去浴室泡了个澡,脑子里一直在运作着。
  如果格里芬先生已经死了,格里芬太太又是出于什么目的杀死自己的丈夫的?钱财?地位?而如果格里芬先生并没有死,那为什么会让格里芬太太来和自己交易,让自己的儿子去参加会议?如果格里芬太太是在格里芬先生不知情的情况下做的,又是怎么样的呢?
  想不通。肖时钦在浴室呆到了头晕,才发现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而平时生灵灭会来叫他。
  出了浴室,他叫方学才帮自己煮一壶的摩卡。肖时钦不怎么爱喝黑咖啡之类的特别苦的,生灵灭给他推荐了摩卡,他品尝后发现意外的不错便喜欢上喝摩卡,即使还是要加不少糖。
  肖时钦进了自己的小作坊里,除了方学才泡好咖啡给他送来时,他起了起身,其他一律做到位置上。一杯接一杯的咖啡,他完全都不知道今天咖啡喝的过度了。直到女仆们来敲他的门说,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七点。肖时钦惊讶的打开怀表一看,发现是事实,便站起来活动活动身体。他意外觉得今天比往常累很多,想了想就了解到,平时生灵灭在晚上十一点前一定会让自己上床睡觉,还会克制自己饮用咖啡的量,时不时还会让自己从房间里出来,在客厅里踱踱步放松一下身体。
  真的已经完全依赖上他了,没了他根本不行啊。他总是为我着想,自己永远放在最后一位,等他回来我要好好让他了解自己也很重要。话说,他还没回来?
  肖时钦在走廊里如此想,问了问身边的女仆,她们都表示肖时钦回来后,生灵灭并没有回来。肖时钦在没人察觉下皱了皱眉,感觉有点很讨厌的感觉塞满了内心。
  但他还是决定相信生灵灭,因为相信,所以他一定会回来。
  因为没有生灵灭在一旁端茶倒水,这一切也就落到了方学才的身上。还好方学才,有注意生灵灭摆碗筷的方式,他尽力模仿。一切都准备好了,就差一杯意式红茶,他将杯子倾斜了15度灌入红茶,未到半杯即停止,随后就准备放到杯托上,可谁知肖时钦不知道为什么不安分的稍微起立了一下,方学才急着躲,一不小心将杯子摔落在地。
  这让全场的气氛一下子静了下来,这杯子和茶壶是生灵灭特意找霸图的专门制造陶瓷茶具的人专门做给肖时钦的。这下子杯子碎了一个,也不知道现在肖时钦是什么心情。
  【真的万分抱歉,主人。】
  【没事没事,一个杯子而已,换一个就可以了。】肖时钦笑了笑,让方学才用另一个杯子给自己倒茶。
  这一出插曲下去,整个早餐的气氛都莫名变的压抑。草草的吃完早餐,肖时钦就直接埋进了自己房间里,那种不安的感觉萦绕在心头久久不能散开。
  阿灭一天就要过去了,你为什么不回来?你在哪?

  时间过去了三天,肖时钦每天晚上都放弃了制作时钟的技术过程,他一直都在离门口最近的一个房间里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着书,一有动静就立刻开门出去看看是不是生灵灭回来了。
  可结果却是三天都没有见到生灵灭的身影,他甚至派人秘密出去寻找,也并没有找到。
  肖时钦三天晚上没有合眼,这让方学才他们很是心疼和担心,他们用【生灵灭一定会回来】的这种其实效果并不强烈的肯定句来劝说肖时钦睡一会儿,哪怕一个小时。可肖时钦最多也就睡了二十分钟,浅眠的状态下更是一听到声音就清醒过来。这严重导致他变得劳累不堪,心神不宁。
  又是一天的早晨,肖时钦依旧没有等到要等的人,他眼睛看着天花板,脑海中全是那个人的身影。
  【阿灭阿灭,你觉得我怎么样?】
  【肖少爷是一个很温柔,很乖的,特别厉害的,值得我用一生去保护的人。】
  【一生?你这是在告白吗?】
  【啊,告白?那个,少爷,我…】
  【好啊。阿灭做我的新娘子,一生都跟我在一起。我也最喜欢阿灭了。】
  【少爷,生灵灭并不是…】
  【阿灭不愿意吗?明明跟我告白了?】
  【我…愿意。】
  肖时钦回忆起当时生灵灭和自己那个美好的误会,嘴角开始露出笑意。那时的自己仗着年纪小各种对生灵灭耍小性子和捉弄他,也是个小心脏,但自己却决不允许别人这么对他。而小时候的生灵灭很单纯,除了保护自己照顾自己根本不知道其他的事情,那时连【青楼】都以为是青色的楼房,还是自己让他多读读书才掰回来。
  现在虽然回不到当初,但也拜这个误会所赐,他们在一起了十三年了,他一点都不会后悔那时的决定。因为她现在也最喜欢生灵灭了。
  刚想到这里,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肖时钦以为生灵灭回来了,就连忙起身开门,看到的却是方学才。方学才很明显的看到肖时钦出来时亮了的眼神一下子暗了下去,自己也于心不忍。
  【怎么了,学才?】
  【主人忘了吗?今天是一个季度的去主城的例行汇报会议的日子,马车已经在外面等了有段时间了。】
  【什么?是今天吗?好吧,让他再等会儿,我换身衣服。】
  【主人,生灵灭不在,这次让我代他…】
  【不用了,这次我一个人去。】肖时钦直接拒绝了方学才的提议,【抱歉,学才。】
  【是,请主人一定要路上小心。】
  肖时钦脱下衣服,将衣柜里最正式也最昂贵的服饰拿出并穿上。身着深色蓝紫色礼服长袍加金色镶边的肖时钦显的更加沉稳和睿智,他走上马车。各国到主城基本都是花一天时间就到了,按这个时间,肖时钦在旅途中必定要落宿。
  一赶赶了一天,在主城附近的酒店找了间偏上等的单人间住了下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外住单人间,每次外出,肖时钦都必定会带上生灵灭,所以住的永远都是双人间。
  肖时钦在房中叹口气,劝说自己等会议的这几天结束,生灵灭就会在家等着自己了,就这样睡了过去。
  清晨,肖时钦因为过于劳累而难得熟睡了一个好觉,虽然还是感觉很不安。肖时钦麻利的穿好衣服,对着升起的朝阳,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句。
  阿灭,又是新的一天,我好想你。

  而此时的峡谷之中,一个人浑身都是鲜血,艰难的举起一只手,仿佛想去触碰天上那明亮的朝阳。这个人眼中包含着眷恋和不舍,眼前的事物开始逐渐模糊,他似乎意识到自己会将怎样,开始扩散的瞳孔,眼角边留下了一行泪水。
  抱歉,一生的约定,我大概没办法实现了。

tbc
………………………………………………………………………………………
  说实在,自己突然可能要大型改一下文章书写顺序了。为了给自己产粮,我好拼。
  这次的这篇我没想到三天就赶出来了,这效率出现在我身上不科学啊。
  可能由于最后结尾部分内容有点少,虽然分了,但是大概会比一和二,字数严重降低,但我还是努力增加一点内容。
  喜欢有人能喜欢…

评论
热度 ( 4 )

© 竹白、le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