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白、lemon

周末更新,如果可能两篇起步,长度不一,还请支持。
肖时钦粉,月岛厨。王肖,黑月大爱。
其他。韩张,张安,周安,all肖,肖生,肖戴,陆海,蛋哈,四卡。
有其他的会后期补上。
说一句,不爱双向。

 

【肖生,冷cp】用时钟烙下你的痕迹【一】

我又来开新篇了,这次又是不一样的风格。我脑洞真多,已经堵不上了,唉。

上一篇是本想情人节发的,错过了,这篇又要赖到什么时候呢?这我也不清楚…

这篇写完就还有两个paro的肖生就要写其他的了。
这次是【时钟制造大师肖x执事灭】,生灵灭再次换风格,有微王肖的部分,ooc再次注意,不喜勿喷…

———————————————————————————

  【主人,已经到了下午茶的时间了。请移步到后花园,格里芬太太已在那边等候。】
  【好的,我知道了。阿灭你留下,你们先出去准备茶点吧。】挥挥手让其他的女仆先下去了,留下一个人。
  【又要让我做什么?绑领带,还是整理着装?】
  【都不是。给个下午吻,怎么样?】
  【听过早安吻,晚安吻,没听过下午吻。】
  【给好,我就去后花园准备和格里芬太太谈事情了。别磨蹭了…】
  【行行。】在他唇角落下一吻。
  肖时钦满意的笑了笑,整理好着装便出去了,而那位执事则是无奈笑了笑,跟着肖时钦出了房间。

  肖时钦是荣耀帝国附属的雷霆区的负责人,而因为这个身份由掌管帝国的首领叶修任命并告知不可泄露,他自己就靠自己的一门手艺,成为了这个领域中最有名的时钟制造大师。他每天都有很多订单和来自帝国的文件要看,而使他能在百忙之中可以放松下来的人就是他的贴身执事兼恋人,生灵灭。
  生灵灭是一个孤儿,是肖时钦的父亲从孤儿院领来,为了肖时钦特意安排的执事,被灌输了肖时钦的意志为优先的观念,并被赐予了这个名字。各类技能都被点到满值,只为能保护肖时钦。对生灵灭而言,肖时钦是可以以生命为代价来保护的人。在一场莫名的误会下,生灵灭和肖时钦成为了终生的伴侣。
  今天来自微草的贵族格里芬家族的掌权者,芙蓉.格里芬,来商讨肖时钦最近新出品的便携式机械时钟的商务问题。肖时钦虽然不怎么愿意见别人,但是这也是为了资金运转。雷霆区相比其他荣耀帝国的附属区相对落后一些,但是唯独在机械技术方面十分拔尖,这也是各个附属区来雷霆找肖时钦的原因。
  肖时钦走到了后花园,一位身着浅蓝色的长礼服的女性坐在座位上喝着咖啡,看似优雅的风景却被女性身上一副富贵虚荣的饰品所覆盖,肖时钦不禁叹口气。
  【让您久等了,格里芬女士。】肖时钦站在格里芬太太的左边三步距离处,鞠了一个60度的躬以示道歉。
  【也没等多久,也就二十来分钟。】格里芬太太并没有侧头看肖时钦,仿佛肖时钦是理应这样的。
  【这二十来分钟让微草的格里芬女士等,实属肖某的错。我在这向您道歉,作为道歉,我可以为您打九折。】肖时钦依然笑容满面的对着对方说。
  【可以,那我就收下这份诚意了。现在,肖先生,我们来谈谈关于便携式机械时钟的买卖问题吧。】又抿了一口咖啡,带上虚伪的浅笑。
  【自然…】肖时钦笑意未减,做到自己的位置上敲了敲桌子,生灵灭拿着一份资料便放到了肖时钦面前。
  【这个交易合同,里面是相关交易事宜,还有您在上次传来书信中的要求我们都已经写入,您可以确认。】肖时钦把文件推到格里芬太太的面前。
  格里芬太太只是稍微翻了翻签了个字,笑着说,【我相信肖先生的诚意,那我们来算算价钱吧。所有的物品打九折…】
  【格里芬女士,我似乎没说所有的。】肖时钦用手背撑着下巴,笑着看着格里芬太太的脸从红变成白,后开始阴沉。
  【这可是您说的,打九折。】
  【打九折是没错,可,我并没有说什么打九折。生灵灭,我那时说的话是?】肖时钦微微侧头问左边的生灵灭。
  【回主人,您说的是,您作为道歉,您可以为格里芬太太打九折。并没有提到对什么打折。】生灵灭浅笑回答。
  【就是这样,我可以给您打九折,但是我却没有说什么打九折。这次我给您打折的是机械外表铝合件的九折,也算是剩下一笔钱财。】
  【你这是耍无赖!】
  【我可是无辜的。本应该在此处的格里芬先生没来,来的却是女士您,而且还刻意早来了一个多小时。能想的通的用意只有一个,您想从我这谋取差价,我对您有歉意,我就算不说您也会以降价为要求,这样您完全可以从这一大笔钱中赚取相当不菲的钱财。可惜您的算盘打错人了。】肖时钦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换上了一副冷漠的脸庞。
  【你不怕我向我老公告状,取消这次交易吗!】
  【当然不怕,因为你们微草区由你们所掌握的领域是微草里唯一没有我这时钟的地方,为了赶上潮流,为了不让人流量去其他领域,你们自然不会放弃这次交易。而且我倒是想问问,如果格里芬先生知道自己的伴侣为了从自己的钱财里谋利,他会是怎么样的表情?】
  【他不会知道。】
  【您这么确定?】肖时钦举起一只手,生灵灭从手心里拿出一个跟纽扣一般的圆形小物件,【生灵灭手中的是可以将您说过的话录下来的工具,您刚才的话可都录进去了。现在我们可以好好的谈谈交易的事了吧。】
  格里芬太太脸整个都绿了,最后也是忍着这口气点了点头,直到交易结束。
  【果然又是一个爱财的人。】肖时钦伸了个懒腰,看了看已经快落日了,也该是时候吃晚饭了。
  【可那位也没敌过你的心脏,不是吗?】生灵灭一个人整理着桌子上的青柳素纹圆杯。
  【心脏的人也是很心累的。】肖时钦反驳,【我饿了,阿灭。】
  【想吃什么,我可以下厨给你煮。】
  【你…】
  【不要闹。】
  【没闹,特别想吃你。】肖时钦直接围住,从身边走过的还端着咖啡底座的生灵灭,抬头笑着看对方。
  【不行,也不可以。三天还没到。】生灵灭摇了摇头,用手轻轻敲了敲肖时钦的头。
  【好吧,我要草莓蛋糕。】
  【那是甜食…我们要吃的是主食。】肖时钦是出了名的甜食爱好者,几乎一天要吃好多块不同类型的蛋糕或者其他款式甜品。
  【反正也要吃,在菜单上加一个也没问题。】肖时钦心脏的再次反驳。
  【可惜菜单是主食菜单,没包括甜食。还请你仔细思考主食的餐点。】
  【你什么时候变这么心脏了?你以前还是挺纯的一个人。】
  【那要看和谁呆久了?再不说,我就把你不喜欢吃的都煮进去了。】
  【别…!我说…!】
  肖时钦被迫说出一些他还能接受的料理。雷霆不算富裕,自然肖时钦也不算富裕,虽然相对平民们的生活更好一些以外,其实也差不了多少。肖时钦的家里只有五个人,两个执事三个女仆。女仆们打扫房间和清理家居为主,而两个执事以煮饭和其他相对事宜为主。其实另一个执事,方学才,担当的也就是厨师的位置。而其他的所有布置,待客,出席,保护,照顾,工作都是生灵灭一手操办。
 
  夜幕降临的很快,肖时钦在餐厅里吃饭,而女仆和执事们同样坐在位置上吃饭。你问为什么?因为肖时钦嫌一个人吃饭还被看着,太难受,就邀请他们一起来,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习惯了。
  【恩,这道菜学才做的真好吃,外面的完全不能比。】又是一叉子下去,炼乳黄油油炸面包被劈成两半。
  【主人过奖了。只是自己改进了一下罢了。】方学才喝了蘑菇浓汤羹,笑着回答说。
  生灵灭却看着盘里那些肖时钦不吃挑给他的食物叹着气。什么时候他能改掉太挑食的习惯?
 
  【阿灭,和我一起睡吧。】
  【容我拒绝。】
  【这是你第九千九百八十次拒绝我了,这么多次了,你就答应吧。】
  【不行。】
  【连一点回转的余地都没有!】
  【当然没有。】
  肖时钦抱着抱枕,看着在帮他整理明天衣服的生灵灭,自从他们成为伴侣后,除了他把他拉上床做了某些事后,生灵灭会待在他床上之外,生灵灭从来不会和他一起睡。而且就算做了那些事后的凌晨,生灵灭也会很早起回到自己的房间。
  肖时钦一脸不太高兴的躺在自己床上,侧眼看着生灵灭走出了自己的房间。随后看着天花板,自己总觉得有点不好的预感,希望自己是产生了错觉而已。
 
  今日的肖时钦难得没有睡懒觉,在生灵灭来之前已经整理好了衣物。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难得这样也不错吧。】生灵灭上前帮忙整理了肖时钦的衣襟,【你今天有宴会。】
  【宴会?为什么昨天不告诉我?】
  【因为是今天刚收到的,发信人是微草城主,王杰希先生。】
  【他的做法有时真的令人不知所措。】
  【我觉得很奇怪。】
  【为什么这么想?】
  【就算是被成为魔术师的王杰希先生也不可能如此无视规矩,如此匆忙送过来邀请帖。】
  【你的意思是?】
  【有怪。】
  【但是不管有没有内幕,我们还是要去的,餐宴几点?】
  【下午三点准时开始。】
  【可以,那我们先吃早餐吧。】
  【是。】
  坐在餐厅的肖时钦一边吃着鸡肉松饼一边想着生灵灭里的话,自己也这么想。但如果想知道是谁干的,那这次的宴会是非去不可。
  【主人,主人。主人!】生灵灭看叫人没有应,就稍微加大了音量,唤回了肖时钦的思绪。
  【怎么了?】
  【都掉了。】
  肖时钦一低头看到自己东西没吃进去,全部掉出来了,一下尴尬的笑了笑。生灵灭浅笑,起身把肖时钦面前的东西都整理干净。
  肖时钦吃完就一头扎进研究开发新的机械工具的进程中,而生灵灭在隔壁做文件和相应的整理。在这样的做事中,很快到了下午一点。刚添了一点肚子的肖时钦和生灵灭就上了马车准备去微草。

  在宴会,肖时钦透过眼镜看着宴会里的每一个人,此时一个身着深绿色正服的人走了过来。
  【时钦,你来了。我一直以为你会不来,埋头工作呢。】
  【怎么会?这可是微草领主的邀请。】肖时钦回头看王杰希,稍微眯了眼,【杰希我问你,你这个邀请函是多少天前放出的?】
  【五天前,怎么了?】
  【是你让专门的派送者送的吗?】
  【不是,那天微草北部出了点事情,我让小别帮我找派送者送了。】王杰希似乎了解了什么,【你邀请函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雷霆和微草也算是接壤,不像微草和蓝雨,霸图和嘉世如此距离远,一般一天半里能送到,而我却是今日早晨刚收到的。】
  【今日早晨?这似乎有点晚啊。我叫小别过来。】王杰希跟身边的他的接班人高英杰说了几句,高英杰便带来了刘小别,【小别,我五天前我让你把邀请函给专门的派送者,你中间有出什么问题吗?】
  【啊,五天前?我拿到领主的邀请函是要去给派送者,然后…确实有出现一些事。】小别稍微想了想,想到了五天前发生的有点意外的事,【格里芬女士也来过,她问我是要去干嘛,我说去送邀请函。】
  【然后呢?】王杰希询问道。
  【她好像说她最近要去哪里,刚好要找邀请函上的一个人,她帮忙带去。】
  【然后你就给她了?】王杰希皱眉,这也算是刘小别太相信别人而失职。
  【是,是的。】刘小别看到王杰希变黑的脸,意识到自己做错了。
  【这我就知道了,格里芬女士在昨天刚来过我这,所以格里芬女士拿的是雷霆的,也就是我的邀请函。而昨天我并没有拿到,甚至不知道,也就是说,她是故意的。】肖时钦托着下巴想了想,【杰希,我没记错,你说北部出了一些问题,是吧。】
  【没错…你是这个意思?】王杰希稍微想了想立刻知道了肖时钦的意思,【格里芬一家是微草北部的掌权者,能管理他们的只有高英杰和我。你是说北部和你的邀请函晚到和格里芬一家有关?】
  【与其说他们一家,还不如说是格里芬女士。你最近有见过格里芬先生吗?】
  【并没有,上次全体结算会议,出席的是他的儿子。】
  【那就不排除格里芬先生出事的可能。】
  【我会派人关注格里芬一家的,今天我也会去让人注意一下格里芬女士的动向。】
  【果然来了。生灵灭,你也去。】
  【是。】生灵灭看似自然的离开,去寻找目标的人物。
  【那时钦就先好好享受这次的宴会吧。我其实有让大厨做了布朗尼,圣代,还有一些甜品,这些作为甜食爱好者的你一定会喜欢的。】
  【也好,动脑之后来点甜品也不错。】肖时钦和王杰希一起走向餐点席。
 
  【母亲,你还是不要这么做。好歹那位先生也是那个领域的有名人士,听说他的身份和荣耀帝国首领有关啊。】
  【一个时钟的机械制造者怎么可能和首领有关系,我要让他为那天的事付出代价。】
  【母亲,请不要…】
  【Ellen,这是来自「我」的命令。】
  【是,我立刻去安排杀手。】
  【替我彻底铲除他。】
  【是,我最珍贵的殿下。】

tbc
………………………………………………………………………………………
怎么感觉好像偏离了我原先的构思?噫…我这人。
啧啧啧,想写个be。
但是又不是很悲的be…我在想些什么?
我为了弄欧式餐点和咖啡种类,弄了半天…整个人的躺了。
下一章,再下一章…绵绵无绝期。(╯°Д°)╯︵┴┴

  9
评论
热度(9)

© 竹白、le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