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白、lemon

周末更新,如果可能两篇起步,长度不一,还请支持。
肖时钦粉,月岛厨。王肖,黑月大爱。
其他。韩张,张安,周安,all肖,肖生,肖戴,陆海,蛋哈,四卡。
有其他的会后期补上。
说一句,不爱双向。

 

【肖生,冷cp】灭兔兔跟肖哥哥回家

上一篇鸾凤结本来要分两三篇的,然后硬是让我在春节临晨完成了,虽然有些情节略有删减,但是总体还是可以的吧。

这次来个小短篇,一篇完结。而且一直纠结要不要写吸血鬼和鬼护士的番外…还有还有,一直纠结,…要不要写肉(/ω\)…又要看的吗?

咳咳,这次的是【雷霆队长肖x实体化长兔耳灭】,可能有原著向崩坏,而且有自我臆想,所以请各位勿喷!

———————————————————————————

  自国家队首届世界大赛凯旋归来后,大家都已经身心疲惫,飞回中国后,冯主席就近给他们安排了五星级宾馆让他们先住上几天以做调整。可一觉醒来,国家队的各位感觉到自己的世界观被刷新了,每个人面前都站着一位和自家帐号卡一模一样的,连服饰搭配都是丝毫不差的陌生人。结果最后查明是各家战队的几位有名的正选选手都出现了这种情况,一开始大家都无法接受这一设定,稍微了解后发现这些陌生人就是自己的帐号卡实体化后的样子,至于影不影响帐号卡在游戏中的运行,答案是不影响。这样下来,大家表示在就在吧,这可是百年,哦不,上下五千年都难遇到的奇事啊。
  就现在看看,兴欣战队的苏沐橙总带着沐雨橙风出去买衣服、挑饰品,虚空战队的李轩教会了逢山鬼泣怎么去偷拍鬼刻,轮回战队的江波涛让一枪穿云轻易懂得自家主人想说的话,等等…联盟一下子变热闹了。
  自然雷霆的肖时钦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当他一起床就看到一个人坐在床边,擦着一把枪,他第一反应是逃。
  后来,那个人看自己起来了,就把枪放下,向自己鞠了个躬,【早上好,Master.】
  肖时钦好歹是战术大师之一,看对方没有敌意也就放下心来,可是这是什么情况?联盟给每个选手的福利?那自己宁可不要。
  【那个,事也办好了,你可以换衣服回去了,办cosplay也很累的。】肖时钦委婉的下了逐客令,可谁知,对方一脸迷茫的歪了歪头。
  【cosplay是什么?为什么要换衣服,这就是master给我选的衣服啊?不会睡了一觉不认识我了吧,我是生灵灭啊,货真价实的!】这下子肖时钦懵了,货真价实的生灵灭?
  通过一系列的了解与沟通,肖时钦总算是接受了自己帐号卡实体化的事实。为了不引人注目,就让生灵灭换上自己的衣服,然后墨镜风衣帽子全副武装,一下飞机就一辆出租车立刻回到战队。
  刚回到战队,一个人影突然冲出来,肖时钦以为是戴研琦,结果发现是一个穿着有点像小魔仙的女孩子,她直接扑倒了身边了生灵灭。
  【队长~!你回来了!】鸢珞音尘亲昵着抱着生灵灭,生灵灭则是宠溺的摸了摸对方的头。
  【音尘让我起来。】音尘乖乖的起来,生灵灭拍拍身上的灰,朝肖时钦方向笑了笑。
  为什么要对我笑?肖时钦莫名看着被拉走的生灵灭的背影。
  生灵灭被音尘拉着换了一套由方学才提供的正常服饰,然后就被拉着去了一家由戴研琦推荐的甜品店。而肖时钦不太放心就带着戴研琦一起跟着一起去了。
  生灵灭被带到甜品店,一下就被里面的甜品吸引,和看自己喜欢的小物件一般看着蛋糕们。
  【这点和队长还挺像的,甜品爱好者。】戴研琦捂嘴偷笑,肖时钦听了便咳嗽几声掩盖尴尬,便走向生灵灭。
  【阿灭…】肖时钦在创生灵灭时就开始这么叫他,虽然在游戏里的生灵灭无法和他说话,听到这话的生灵灭转过头看着他,慢慢站直了身躯。
  【那个…对不起。】
  【为什么要道歉?】
  【那个…我…我在看这些东西。】
  【那也不用道歉啊,想吃吗?想吃哪个?我给你买。】肖时钦揉了揉生灵灭的头,发现生灵灭的脸红了,这又是让肖时钦感到莫名其妙。
  【真的?】生灵灭的身高在游戏里的设定是175,比肖时钦矮上一点,导致生灵灭要看肖时钦眼神是往上抬的
。此时肖时钦觉得生灵灭的眼神有点像小动物,有点像小兔子的眼神。
  【当然,要哪个?】
  【那个兔子的!】生灵灭秒答。
  【噗…】肖时钦一下子笑出来,自己想什么,对方就要的是什么,这方面倒是真可爱,生灵灭又是一脸迷茫。肖时钦看了看橱窗里的那个蛋糕上的小兔子,怎么越看越像旁边这个人呢。
  肖时钦买下了这块兔子蛋糕,而戴研琦帮音尘买了马卡龙和草莓布丁,两人便直接带着自家帐号卡回到战队宿舍里。
  肖时钦坐在电脑椅上,看着生灵灭捧着兔子蛋糕却一口不动。
  【怎么了?不吃吗?】被问的生灵灭愣了一下,拿起了叉子可又没了接下去的动作。
  【兔子很可爱,不舍得。】
  【蛋糕本来就是用来吃的,你不吃我吃了?】
  【!!】生灵灭又立刻摇了摇头,过了会儿又点点头,【Master要吃,就先给Master吃。】把蛋糕送到肖时钦面前。
  肖时钦象征性的绕过兔子吃了点旁边的奶油,随后就看着生灵灭。这家伙从自己创造他开始就一直陪在他身边,不管是自己迷茫时还是高兴时,不管是在训练营时还是成为正选选手时,也包括现在自己成为队长的时候,他一直都在。
  生灵灭看着自己的主人吃了一口之后,微微露出浅浅的笑容,觉得刚才的决定十分正确。但是生灵灭心里却泛起了苦涩,因为…
  自己喜欢肖时钦。
  这个事实在其他帐号卡里都没有出现过,其他帐号卡对自己的主人最多是尊敬的喜欢,而自己却越了界。而自己什么时候开始的这种感情,生灵灭自己也说不清,所以这种感情还是藏心里就好了,随它自生自灭吧。
  【恩,好吃。你也吃吧。】生灵灭听后顺从的点了点头,拿起叉子开始吃蛋糕。
  如果主人有兔耳,一定很萌!唔,虽然这和让他知道自己喜欢他一样不可能,但是还是很想看。荣耀之神啊,拜托拜托,让肖时钦长上兔耳和兔尾巴做一只萌萌的兔子吧,哪怕一天!
  生灵灭脑子里飞速闪过上方长条弹幕…
  肖时钦看着对方吃的很开心,想想对方在这几天里的行动似乎都是以自己为先做的。想到这里,肖时钦心里变的暖暖的,比赛归来的疲惫感也是消失了不少。
  阿灭真可爱呢,比我想象中要可爱的多,真希望他永远都陪在我身边。
  永远没有如此容易,这肖时钦自己也是知道的,所以为此他做了决定。
 
  肖时钦把生灵灭带回雷霆的第二天,生灵灭因为不在游戏里训练,也没有其他事可以做,就拿着自家主人买回来的红豆奶茶一口一口喝。看着主人努力的身影,生灵灭脸上展现了笑容,怕打扰到对方,他便离开了雷霆出去逛逛。
  各种超市,各种高楼大厦,各种的地摊,各种的…人,这让刚走出不到一公里的生灵灭晕了头。自己在哪?怎么回去?这一点也不清楚。
  生灵灭悄悄的躲进一个黑暗的小道中,外面的世界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没有人带领自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带我回去,时钦…
  而另一边,到了午休的时间,长时间的坐在椅子上让肖时钦肩膀有点疼。他站起来想找生灵灭一起出去吃一顿好吃的,可他发现他找遍了雷霆里所有地方,连厕所都找了,就是没发现对方的身影。
  【啊,队长的Master~】身后传来了音尘的声音,这让肖时钦立马转身询问。
  【音尘,你有看到阿灭吗?】
  【队长?恩…好像出去了?拿着奶茶…】
  【出去了?他有说去哪吗?】
  【我只是看到了,所以…不知道…】
  【这,这样?谢谢…】
  肖时钦叹了口气,直接跑出了俱乐部。他认为生灵灭并不认识周边环境,所以并不会走多远,再加上,他和自己的长相相像,也不会贸然在公共之下,所以应该在比较黑暗的地方。结合这两点,肖时钦不放过以雷霆为中心三公里内的所有角落。
  果不其然,他在一家大型超市旁边的小暗道里找到了要找的人。
  【阿灭…!】肖时钦气喘吁吁的抓住对方的手臂,看到转过头来的生灵灭哭红了的双眼,方才的怒气一下子换作的心疼。肖时钦把生灵灭抱在怀里,轻轻拍拍他的背,【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我们回去,啊。】
  生灵灭乖乖的任肖时钦牵着一路走着,他发现肖时钦又一次走到了昨天那家甜品店,又一次买了那个兔子蛋糕,然后才带他回了宿舍。
  生灵灭低着头,等着主人的责骂。结果肖时钦把兔子蛋糕给他,让他吃蛋糕,他有点事先出去一下,等他回来。
  生灵灭呆呆的看着手中的蛋糕,这就是音尘说的先给糖再给鞭子吧!(音尘:队长,是先给鞭子再给糖!)生灵灭机械的吃着蛋糕,味道却和昨天完全不一样,苦苦的,咽不下去。生灵灭现在就像一只失落的小兔子,低着头,眼眶红红的。
  将近一个小时过去了,肖时钦回来了,当他一推开门,刚想说话时被眼前的景色吓得把话直接咽了回去。
  【阿灭?】试探的语气,生灵灭红着眼抬头看着自己,【你还好吗?】
  【我…很好。】说不出口自己很难受…心里。
  肖时钦听到这话半信半疑,走过去,一脚撑在床边上,手伸向生灵灭头上,摸到了毛茸茸的兔耳朵。
  这…什么情况?!
  生灵灭看着肖时钦向自己压过来,以为他要打自己,结果感觉很痒。睁眼又发现肖时钦伸手摸着什么,生灵灭也伸手往上摸了摸。
  【WTF?!什么鬼?!】生灵灭摸到兔耳一下子被吓到,也理解刚才肖时钦问的话。
  【不是假的?】
  【当然不是假的!不对,我都不知道它是怎么长在我头上的!】
  肖时钦稍微拔了拔那双兔耳,发现似乎是真的。肖时钦又摸了摸,手感还不错。
  【唔…Ma..时钦,别,别摸了…】生灵灭被摸的莫名红了脸,一下子把对方的名字给叫出来的。
  肖时钦听到生灵灭叫了自己的名字愣了一下,随后就温柔的将蛋糕放在一边,又把生灵灭抱在怀里,然后又看到一团毛茸茸的在一抖一抖的。肖时钦又摸了摸那团白毛团,不意外的听到生灵灭尖叫了一声。
  【呀!!唔…】生灵灭立马缩进肖时钦的怀里,尾巴也往里藏了点,就像只小兔子一般。
  【现在的你和小兔子一样。】肖时钦安抚着生灵灭,【话说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什么或者许了什么愿之类的?】肖时钦感觉到怀里的人身体一僵。
  【没有…啊】生灵灭现在心虚。
  【阿灭,说实话。】
  【我…曾经希望看到主人长兔耳…】
  结果自己长了?肖时钦在心里笑,这小家伙怎么这么可爱呢?
  【过几天看看吧,时候也不早了,一起睡吧。】肖时钦把生灵灭抱进被窝,【睡吧。】
  兔子生灵灭点点,也顾不上和喜欢的人一起睡这个事实,就沉沉睡去。
  肖时钦揉了揉对方的头。
  阿灭,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生灵灭和肖时钦一起住了也快一个星期了。联盟传来消息,明天要国家队出席大型采访式宴会,还要带上自家的帐号卡一起。
  听到了这个消息,肖时钦很苦恼,阿灭的兔耳、兔尾巴还是没有消失,这样去出席这个宴会绝对不行。
  明天很快就到了,肖时钦和其他人一样只要穿着国家队队服就可以了,生灵灭应肖时钦的要求换上了卫衣,用卫衣的帽子遮住耳朵,尾巴藏进裤子里,穿的十分正常。
  到了宴会地点,国家队的队员在一个休息室讨论等会被提问时的应付对策,而帐号卡则分在另一个休息室。此时各位帐号卡们看着生灵灭这副样子一脸惊奇。
  君莫笑第一个问,【小灭啊,你这是怎么回事?你的原装服饰呢?】
  【额,那个…我带了…】
  【那为什么不穿?出席穿原装比较好吧?】石不转接上。
  【那个,这个,不,不太方便…】
  【不太方便?怎么不太方便了?】索克萨尔摸了摸下巴。
  被另外三个战术大师的帐号卡轰炸,生灵灭实在接不下去了,自己长兔耳这太难说出口了。
  【不要扭扭捏捏了,生灵你直接在这换了!而且你干嘛一直戴帽子啊!】一叶之秋直接一手抓住生灵灭的帽子。
  【等…!不要!】生灵灭还没反应过来,帽子就被一叶之秋抓掉了。可一叶之秋看到生灵灭头上的兔耳一下子呆住了。
  【这个是,兔耳朵吧?】无浪在一旁同样呆呆看着。
  【不太方便啊,啧,确实不太方便啊。这个是真的吧,不是小肖的恶作剧吧。】君莫笑看到生灵灭摇了摇头,【好吧,小肖也不是会这么做的人。】
  【队长好萌~!】偷偷跟进来的音尘拿起戴研琦给她买的智能手机使劲的拍。
  【兔尾巴…】一枪穿云默默吐出三个字。
  【队长的意思是不会连兔尾巴也有吧?】无浪做翻译,跟江波涛和周泽楷一样。
  【很有可能啊。】沐雨橙风笑着眯起眼,【看看不就好了。】
  海无量第一时间把生灵灭压倒在地,风城烟雨抚额在一旁看着,夜雨声烦也加入战局。
  【小灭,放心,就是满足一下好奇心。不会怎么样的?】君莫笑看似安慰着说着,可这效果一点没有,生灵灭一直在挣扎。
  【自己有本事去长啊!靠!放开我!】
  几个人压制着生灵灭,几个人也试图把生灵灭的裤子给脱下来,这副场面跟乱斗没什么区别。
  【你们在干什么!】门口突然一声严厉的声音传来,音尘听出是谁,立马把手机收了回去。
  肖时钦一推门就看到生灵灭被压在地上,还有人在拽他的裤子,帽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此时肖时钦心中特别的不爽,导致直接喊了出来。
  跟在后面的叶修,喻文州等人也是被吓了一跳,看到兔耳的生灵灭的情况也一下子了解发生了什么。各位国家队的队员很识趣的直接把自家的帐号卡领走了,只剩下肖时钦和刚从地上爬起来的生灵灭。
  【阿灭,没事吧?】肖时钦抱着生灵灭拍拍对方的背,生灵灭点点头,轻轻说了谢谢,【没事就好,这次宴会你不用参加了,我已经跟主席说过了。你等我回来,等会儿一起出去吃夜宵。】
  生灵灭点点头,肖时钦把帽子给他又戴上就离开了。生灵灭一个人坐在休息室的长椅上看着上面小电视里出现的国家队和帐号卡,唯独自己却一个人在这里傻傻的呆着。
  过了好一会儿,肖时钦匆匆的回到休息室就拉着生灵灭去了由张新杰的帮忙的一家不错的烧烤店。肖时钦包了一个小包厢,点了各种肉。
  生灵灭也是使劲的吃,还没吃完新的又夹进自己的碗里,怎么吃也吃不完。
  【够,够了…停下来,Master.这样会撑死的。】
  【那你可是慢慢吃…】
  【那您可以慢慢夹,自己也可以吃啊。】一个嗝。
  【阿灭,还是不要叫我Master了。我比较喜欢那天你叫的时钦…】
  【那,那个只是…】
  【可以吗?】
  【好…】脸红低头,一下子觉得碗里的肉比较好的生灵灭如是觉得,兔耳朵耷拉着染上了粉红色。
  【还有,阿灭…】
  【嗯?】
  【和我在一起吧,永远。】
  【……】生灵灭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吃惊的抬着头,连兔耳朵也萌萌的立起来。
  【我已经跟经理说过了,等我退役,我会把帐号卡带走,条件是训练出一个我的接班人,机械师的接班人,并多做两年的教练。我不放心把你交给别人,我希望你永远都站在我的左边陪着我。】肖时钦没给生灵灭回答的机会,一口气说完。
  【这,算…告白吗?】生灵灭声音发抖的确认。
  【告白?…恩,是啊。】肖时钦就思虑了一会儿,看着生灵灭有点惊慌的样子也大概猜出自家帐号卡心里的想法,对他的问题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生灵灭听到立刻站起来,走到肖时钦身边,抱住对方,【我也希望能一直陪在您身边,我不要别人做我的主人!因为我是那么的喜欢您,不是尊敬,不是奉承,是真的很爱您!】
  【好好好,但是要改掉你的敬语哦。】肖时钦摸了摸对方发抖发红的兔耳朵,捏了捏内廓。
  【时钦,兔子耳朵不要多摸,兔子会咬人的…】生灵灭虽然不阻止对方一直摸自己的兔耳,但是有点身体起反应了,有点热,这可是不太好的预兆,赶快离开才是正确的。
  【那,咬呗。】
  【那个,我想去躺厕所!】
  【我陪你。】
  【我想吃甜品。】
  【我可以在手机上订甜品外卖送过来。】一脸你撵不走我的样子。
  【请,别摸了…】整个人软在肖时钦怀里。真的受不了了…
  【又说敬语,给你惩罚。】肖时钦用嘴含住了兔耳的一角,这下子生灵灭彻底懵了,电流般的陌生感袭来。
  趁着生灵灭没回神,肖时钦又揉了揉毛毛的兔尾巴,感觉到怀里的小兔子一个劲的发抖,喘息声开始变重,他的眼神一暗。
  他直接付了钱离开烤肉店,因为离雷霆所在的城市太远,飞机票又是明天的,所以肖时钦直接在一家宾馆订了一个双人床的房间。
  肖时钦把发抖的生灵灭带回房间后直接压在了床上,身体插入对方双腿之间,看着生灵灭酡红色的脸庞,揉了揉对方的头。
  【阿灭…】
  【恩…】
  【给我好吗?】
  【…好。】生灵灭现在恨不得钻进一个地洞躲上几天,现在这种情况自己心脏承受能力不行了!兔耳朵垂下来,手遮住上半脸。
  当天,肖时钦抱了小兔子一个晚上,小兔子最后晕过去才算停止。(←我就不写肉,你别打我。)
  肖时钦早早的就起床了,看看手表也该吃早餐了。他推了推还在床上的生灵灭,【起床了阿灭,吃早餐了。】
  半个头露出被子时,肖时钦发现头上的兔耳朵不见了。生灵灭完全清醒了后,肖时钦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这让生灵灭高兴了好一阵子。可肖时钦是又欣慰又无奈,可爱的小兔子不见了,自己也没来得及爆手速拍一张,像昨天晚上那样美味的小兔子最好。

  现在的雷霆多了几位,变得热闹。而现在的雷霆队长身边多了一位恋人,一位可以帮他承担战队训练,帮他出谋划策,给予他欢乐的人。
  【队长,你认为生灵灭像什么动物?】
  【兔子。】
  【秒答?!为什么?】
  【因为可爱又美味。】
  【美味??】戴研琦听到这个词一下子眯起双眼。哦~还有这一发,看来all肖本要延后了,肖生本提上行程!

  花絮:
  【鸾珞音尘:队长,发你一张照片~(o^^o)♪】戴研琦在展子用手机发消息给肖时钦。
  【生灵灭:本子的照片就不用了。】
  【鸾珞音尘:放心放心,你绝对要的~!(/ω\)】
  【鸾珞音尘:小兔子.jpg】
  【生灵灭:我要了。今天没请假就去展子的事就一笔勾销,这个不能给别人看。】
  【鸾珞音尘:是!\(//∇//)\】
  肖时钦果断把那张发来的照片做了屏保。至于照片是什么,你懂的…

…………………………………………………………………………………………
我的天,我真没想到,一篇我都写这么长?本来想在情人节发的,实在那时有事。放心,我是单身汪!
肖生的文章这已经是第三篇了,可还有三篇…觉得我每章的生灵灭都不一样啊,鬼魅的,有点傲娇气的,这个呆萌的…都什么鬼?!
有人喜欢就好了…

  9 1
评论(1)
热度(9)

© 竹白、le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