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白、lemon

周末更新,如果可能两篇起步,长度不一,还请支持。
肖时钦粉,月岛厨。王肖,黑月大爱。
其他。韩张,张安,周安,all肖,肖生,肖戴,陆海,蛋哈,四卡。
有其他的会后期补上。
说一句,不爱双向。

 

【肖生,冷cp】鸾凤结【完结】

我会努力写成he的!因为我已经开始想好怎么写了!

接下来的文章顺序大约如下:
1.兔耳paro
2.执事paro
3.机械人格paro
4.穿越paro【以上都是肖生】
5.王肖,大约海盗paro
6.喻肖,大约原著向paro
7.叶肖,大约帐号卡paro
8.恩,写我最近喜欢上的陆海!王陆x海云帆!

还请大家支持!么么哒,新年快乐!
———————————————————————————

  阿灭回到被安排了的自己的房间,躺在软软的枕头上看着床顶,心里满是不安…
  自己,真的可以活下去吗?
  第二天早晨,阿灭一夜未眠,便比约定的时间早起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他却依旧找不到去后山的路。就是在这看似不大的地方就绕了好半天,这下子保不准就迟了。此时,他看到了一个身着紫色蝴蝶兰的襦裙的少女,立刻跑到她面前。
  【那,那个,问一下,雷霆府的后山在哪里?我该怎么去!】
  【啊,你就是肖表哥带回来的人吧。你不会是肖表哥的亲生弟弟什么吧,长的还真像。】那个女孩笑盈盈的观摩着阿灭。
  【那,那个…请问后山…】阿灭再次询问。
  【啊啊啊,后山啊,走吧走吧!】女孩子立刻拉着阿灭的手快速的在走廊里跑着,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后山。
  【哇,好…好漂亮!】阿灭被眼前的画面的景色怔住了,这个后山美如世外桃源,瀑布从高处奔流而下,摔落在地上碎成水花,飘散到瀑布旁的桃花树上,明明不是春天,桃花树却开满了桃花,在这些桃花树下隐隐约约显露出一条小径,附近的小动物看到有人来了,不但不跑,反而靠近过来,似乎求抱的可爱的模样。
  【从这条小径直走就到了你要去的地方了,走吧】女孩再次拉起阿灭,一路小跑,小动物在身后跟随着。
  直到到了一个与凉亭无差的地方,就看到一个人影在上面正在喝茶。阿灭一眼就看出那是肖时钦,看来他也来的很早。
  【肖表哥!人我带来了!】女孩把阿灭领到肖时钦面前,【你也太坏了!让一个不认识这里的人找后山!只有雷霆府的人才知道,你快把后山变成机械城了。】
  【这也是个考验,不是吗?无法和别人交谈,不能面对他人,这也是一种致命的弱点。好了,妍琦,你先回去吧。我和他还有事。】肖时钦看着妍琦紧紧拉着阿灭的那只手皱了皱眉,而叫做妍琦的女孩嘟了嘟嘴。
  【坏蛋!我叫戴研琦,如果肖表哥找你麻烦,就来找我!虽然我很喜欢肖表哥,但是也不允许他欺负你这么可爱又单纯的人。】阿灭听到戴研琦说喜欢肖时钦,莫名愣了一下,后面的话一个字也没听到,回过神,只剩下他和肖时钦两个人。
  【你不用理会她。好了,既然你跨过了第一步,那我们就开始吧。第一步,凝气!……】肖时钦认真起来的样子让阿灭觉得好像有什么从心底萌发,但是他却打压了这种感情,努力把精神分到练习法术上。
  一整天,肖时钦和阿灭都在后山练习法术,阿灭因为过为劳累,走到一半便昏了过去。肖时钦在阿灭倒下去的一瞬,便拦住他的上身,一个公主抱起阿灭回了房间。把阿灭放在他的床上,轻轻剥开他略微乱了的碎发,笑着看着对方安详的脸庞,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的不妥,便站起离开关上了房门,而他却没听见阿灭的轻轻呢喃。
  【时钦…】
  阿灭把心思全放在了法术,尽自己可能努力学习护身之术,这样自己便不会因为看到肖时钦而心乱如麻。阿灭看着戴研琦和肖时钦关系很好,戴研琦经常给肖时钦夹他喜欢的菜,戴研琦经常在肖时钦口渴时送上一杯茶,戴研琦经常为肖时钦准备新的木雕模型…这一切他都选择了不去理会,不去看,不去听,什么都不去了解。哪怕他似乎真的喜欢上这个才教了自己半个多月的小师傅,他也不会把这种情感暴露出来,他,不想那个人知道。
  肖时钦发现阿灭一开始几天还会跟自己顶顶嘴,聊聊天,可是越到后面,阿灭的反常就越明显,先是在餐桌上一言不发,再是在修炼休息时离开自己,一个人在轩宁湖旁待着,待到修炼再次开始,现在基本除了修炼时,他都待在房间里从未出来,连饭听妍琦说,他都是托人放在门口的。肖时钦从不认为自己是情感很冷的人,但是兴欣斋的当今最强的除妖师叶修却说自己总是看不到最珍贵的事,以后必然会失去所有。现在自己似乎有点了解了,阿灭不理自己,自己感觉很烦躁,而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烦躁,自己也知道了原因,但是找不到时间说出来。
  时间往往不会等着人,肖时钦常常试着在修炼结束后,想让阿灭留下跟他说自己的情感,可是对方总是东一个理由西一个理由逃脱,换到修炼开始说,阿灭就表示时间不多了,修炼为重,没有给他一点交流沟通的时间。
  心烦的肖时钦奇迹般离开了雷霆府,现在的他想出去散散步,让心情沉淀一下,可是脑子里还是只有阿灭的身影。前面的喧杂让肖时钦缓过神,他快步走过去,就看到一个看起来很富有的纨绔子弟抓着一个相当美貌的青年的手臂,一脸奸笑。
  【看起来倒是养眼,你撞了我,作为补偿就跟本大少爷回家好好侍奉我!】一把拽起青年,色相都写在脸上。肖时钦看不下去,直接一掌打飞了富家少爷,扶起还没站稳脚跟的青年。
  【你,还好吗?】
  【多谢…在下无妨。】肖时钦仿佛看到青年眼中的笑意,可那笑意却是冰冷的,是自己看错了吧。
  【你,他妈是哪里的那根葱!!】富家子弟捂着肚子站起来,大骂,青年刚想上前被肖时钦拦下。
  【雷霆肖家,肖时钦。】一个字一个字清清楚楚说出,随后就看着富家子弟脸色一变,扔下【你给我等着】就跑开了,围观的人随随便便鼓个掌也就散去。
  【肖家,你是阴阳师?】青年问。
  【实不相瞒,正是。那这位…】
  【如沁。】
  【如沁兄,你真的没事?】
  【你很温柔啊,在下真的没事。刚才在想事情,撞到了人,却没想到会发生如此的事。】
  【这种事每个地域都有,权利和地位真的很可怕。】
  【地位啊…是啊。那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如沁只走了几步,便停下,【看在你救我的份上,给你一个忠告。把你内心的想法抛弃,不要再管那个人。】
  【哈?能再说清楚些吗!】肖时钦不懂对方的话,可是对方不等自己就先一步离开了,【抛弃?那个人?】
  肖时钦满脑子不明白回到府中,自己出去都干了些什么?肖时钦发现再想也想不明白,那就干脆不想好了,就在这么想后,他抬头准备走回自己的房间,可就在这个时间,他发现阿灭坐在房间前的小花园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阿灭…】肖时钦轻唤对方的名字,明显发现对方身体一抖,微微向自己转身过来看着自己。
  肖时钦走过去,站在他面前,深吸一口气,【我有…】
  【你碰到谁了?】
  【啊?】肖时钦没把话说完,反被他的一句话问懵了。
  【你出去碰到谁了?】阿灭的眉头皱了起来。
  【没碰到谁啊?就是路上救了人吧。】
  【救了个人,长怎么样的?】
  【我只记得特别的美丽,有种仙人下凡的感觉,具体我也不清楚,标志性的好像是他有颗满明显的泪痣。】
  【…果然。】
  【果然什么?】
  【没事,我有点累,先回去了。】阿灭起身,走回自己的房间。
  【等等,我还有话要对你说。】
  【…】阿灭停下,因为背对肖时钦,肖时钦看不见阿灭脸上的无奈与痛苦融为一体的表情,【如果还有机会,我会听的。】
  这下,肖时钦彻底蒙了,一个两个都跟自己打文字游戏呢?
  阿灭此时,背靠着门,身体不住的颤抖,体温急剧下降。
  终归来了,他们来了,我会死!不行,不能让他卷进来!
  肖时钦如往日一般在后山等着阿灭过来新一轮的修炼,可是等到了正午,人还是没出现。肖时钦有了不安的感觉,一点地回到了自己的房前,他转身走到了阿灭住的房间敲了敲门,许久没人回应,他又敲了敲,可依旧没人出来开门。
  【打扰了!】肖时钦焦急推开门,里面的场景让他第一时间冲出了府。阿灭的房中一个人也没有,床被整的干干净净,似乎没人住过一般,肖时钦回想到昨天阿灭的样子,立马想出阿灭一定是离开了,而能让他离开的原因只有一个,他的那些兄弟姐妹,不,追杀他的人来了。
  而就在另一边,阿灭用在这将近一个月里学到骤疾步飞速的在离开城镇,就在他准备躲进城镇最南边的黑森林中之前,一道火光向自己冲来,阿灭一个急刹车避免了受伤。
  【终于找到你了,三弟。】身后一个幽幽的声音,阿灭转过身正对对方,脸上全是冷汗。
  【大哥…不,生如沁!你要怎么才肯放过我!】
  【只要你和四妹一起死去就可以了。很简单吧。】对方冷笑一声。
  【你是从那家伙身上判别出来的吧。】
  【没错,你不也是。每个灵兽的灵气都是不一样的嘛。】
  【……那四妹呢!】
  【不就在你身后吗?】
  【什么!】阿灭立刻转身,迎面一个火团直接把阿灭撞飞,黑森林的树也因此点燃了熊熊热火。
  【现在我和四妹是统一战线的,虽然用了点手段。三弟,不要以为出去学了法术,你就能活下来,你的下场不会变的。看在兄弟情分,我给你留个全尸,然后寄给那位肖时钦的人士吧。你,喜欢他吧。】
  【闭嘴!】
  【呵,居然喜欢上凡人,你也是堕落了啊,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当凤凰,让哥哥送你上路。】生如沁手中出现了一把火焰附着的尖剑,【放心,不会痛的。】刺出!
  【阿灭!!】阿灭闭上双眼,连平时练的护身之术在这一瞬都化作虚无,可他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呼唤自己的声音,下意识的睁开了双眼,面前一个人挡在自己面前,白衣上开满了红色的花,一把利剑刺穿了他的心脏。
  【肖…肖时钦!!】阿灭尖着声喊叫出来,被拔出利剑的肖时钦无助的向后倒去。阿灭立刻接住,环住他,眼睛中全是惊恐和害怕,泪水开始不断溢出眼眶,【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要,我不要你死!】
  【为什么…我…我…也…不…清楚…但…我知道…我要…要保护你…因为…我…喜欢…阿灭啊…】肖时钦用那最后的一丝力气抚摸阿灭的脸,如同当天抚摸睡着的他一样,【你…可以的…】
  【时钦…时钦!不要!你不可以丢下我!时…】肖时钦瞳孔扩散,体温降到了零度,【不要!!】低声的嘶吼,阿灭紧紧的抱紧了怀中的人。
  【只是一个凡人,三弟,你不需要这样的。】如沁淡淡的笑着,剑上的血液还在流动着。
  【你是不需要,可,我需要!生!如!沁!我要杀了你!】阿灭把肖时钦放在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眼中浸满了杀意,周围燃起了火焰,阿灭原本棕红色的头发变成了火红色,只是眨眼间,阿灭绕到了四妹身后,一击手刀打晕了她后和肖时钦放在同一个地方。而这一切生如沁一点都没有看清楚,随后胸口的疼痛让他明白了过来。就算他真的杀了阿灭,他也不会是凤凰,而现在凤凰就在身后。
  【呵,居然是这样,三弟啊三弟,这个结局可真是!】如沁自认为是五兄弟里法术最高超,但落的这样的下场,死前他都以为是阿灭的运气而已。
  阿灭回到肖时钦的身边,抱起对方,【时钦,我也喜欢你啊,这句话我只说一遍,我的名字叫做,生灵灭。】
  ……
  ……
  【肖大师,这样这么就可以除妖了吗?】肖时钦捧起一杯茶,默默的喝了一口,便让方学才送客了。
  时光流逝,妖怪们突然爆发集体反叛,但这一切似乎各大除妖门派都早有预知,叶修带着各大门派的门主只是一弹指之间直接把小妖怪收的服服帖帖的,看着反倒让人生笑。
  肖时钦虽然也参加了这场活动,但是归来后,他总有种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的感觉,但是失去什么他又想不起来。他开始喜欢去后山走走,坐在亭中,望着轩宁湖,心中会有苦涩。可他就是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时钦…】脑海深处有个声音传来,很轻,但让肖时钦感到十分的熟悉而又亲切,只是两个字,就让他泛起苦涩的心平静下来。
  肖时钦开始寻找这个声音的宿主,找遍了整个城镇也没有找出与之相符的人,只好无奈回家。
  【唉?这不是肖表哥吗?在外面见面好稀奇。】肖时钦闻声抬头,看到自己的表妹站在自己的面前。
  【妍琦啊,有点事吧,所以出来看看。】
  【让我猜猜是什么事哦?】戴研琦假装思考,【一定是关于阿灭的吧!】
  【阿灭?阿灭是谁?】肖时钦听到从戴研琦口中说出的一个自己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不知为何,他有这种感觉,脑海中的声音就是这个叫做阿灭的人的声音。
  【我的名字叫做,…灭】脑海里又浮现出一句话,可这句话不完整,肖时钦想继续想起他的名字可是就是想不起来。
  【妍琦,我问你,那个阿灭的全名是什么!】肖时钦抓住戴研琦的肩膀,着急的寻求答案。
  【唉唉唉?!我,我不知道啊,他就说叫他阿灭就行了。】戴研琦明显被吓一跳,【肖表哥果然是喜欢阿灭的吧,不然也不会这么着急!那你和阿灭就是两情相悦了!】
  喜欢?着急?两情相悦?我喜欢那个叫阿灭的人?我并你不认识他啊…
  【时钦,我也喜欢你啊…】那个声音再一次的传过来,肖时钦心里十分烦躁,直接抛下戴研琦离开,因此不小心撞上一位少女。
  【抱歉!你没事吧。】肖时钦正要伸手去扶这位少女时,少女自己站起了身,拍了拍身上的灰,离开了。
  肖时钦尴尬的收回手,可就在这时,少女用只有肖时钦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说了一句,【生灵灭…】
  【时钦,我也喜欢你啊,这句话我只说一遍,我的名字叫做,生灵灭。 】肖时钦脑海里彻彻底底的想起了这个陌生却又熟悉的人的一切,一起修炼,一起吃饭,那种喜欢想告诉他却被逃避的无奈和尴尬,那种被他笑容所吸引的喜悦…
  肖时钦不再顾那位少女如何,一心奔向幻树林,他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死去,而活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忘了他,他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跑去他死去的地方找,都是直觉,他觉得阿灭一定在幻树林的深处等着他。
  肖时钦跑到了幻树林里,大声呼喊着对方的名字。
  【阿灭!阿灭!生灵灭!生灵灭!!】
  树林里的鸟儿都吓得扑腾扑腾的飞走了,在肖时钦喊完后,却是一片寂静。肖时钦跪倒在满是树叶的泥土上,双手握拳砸向地面。
  神啊,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为什么要夺走他最爱的人,为什么要给他希望又给他绝望!
  【阿灭!!!】
  【你,在叫我…?】从一棵树木后面走出一个人,棕红色长发,眼睛上挂着一副单片眼镜,全身穿着着火红色的描绘着凤凰的长袍,而那个人就是肖时钦努力寻找的人。
  【阿灭!】肖时钦立马站起来,抱住面前的人,【太好了,太好了,你还活着…你还活着…】
  【我已经死过一次了。】
  【阿灭?】肖时钦看着面无表情的生灵灭,他那毫无温度的语言让肖时钦背后开始冒出冷汗,【你,你没事吧。】
  【我像有事的样子吗?你走吧,我们不可能的…】生灵灭推开肖时钦。
  【为,为什么!】
  【因为我是凤凰,而你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介凡人!我不希望你再陷入什么危险之中,所以不要再来找我,忘了我吧。】
  【但是没说灵兽和人是不可能的,对吧!】
  【你…】生灵灭惊讶的看着丝毫没有退缩的肖时钦,心里五味杂成,有着期待,有着恐慌,有着内疚。
  【把凤凰之位给我吧,三哥。你不用为抛弃凤凰所属的责任而内疚,我会全权负责的。】
  【是你!】肖时钦认出了面前走过来的少女,正是刚才他不小心撞了的少女。现在肖时钦想明白了,这不是偶然,一切都是必然。
  【四妹…这…我…】
  【四妹希望三哥去追求自己的幸福。自从三哥把我从大哥那里救出来之后,我就一直觉得生性自由的三哥对于这样的压力只会把自己藏的越来越深,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所以我决定,我愿意代替三哥去维护,反正我除了三哥,也没别的亲戚了。】少女把生灵灭再次推入肖时钦的怀中。
  【可…】生灵灭本还想反驳几句,看到自己的亲生妹妹如此坚定的眼神,自己似乎已经没有拒绝的余地。他转身牵住少女的手,将凤凰之力全数转移给了她。少女的头发霎时间变成了火的颜色,随后少女微微一笑便化烟离去了。
  现场只留下生灵灭和肖时钦两个人,生灵灭不再是凤凰,准确说他现在是接近与凡人的存在,失去了凤凰的名位的他不会是青鸾,更不会是凤凰。
  【时钦,我…】
  【回家吧。】肖时钦拉住生灵灭的手,【遇到你就是我此生的喜事。我不会再放手!】
  肖时钦微微低头吻住生灵灭的唇瓣,抓紧了他的手,在夕阳的余光中,这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好。
  ……
  ……
  ……
  几日过后,肖家举办了盛大的婚礼,而肖时钦旁边的房间来了一个永住的人,肖时钦更是把那堵墙给砸的干干净净。
  洞房中,肖时钦拉起对方的红头纱,笑着对对方说。
  【你好美,我美丽的青鸾。】

——————
春节大福利!鸾凤结彻彻底底更完了!嗯哼!从八点到第二天临晨一点!从第一个字打到最后一个字!累死我了!手都抽筋了!
各位新年快乐,春节快乐!

  5 2
评论(2)
热度(5)

© 竹白、le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