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白、lemon

周末更新,如果可能两篇起步,长度不一,还请支持。
肖时钦粉,月岛厨。王肖,黑月大爱。
其他。韩张,张安,周安,all肖,肖生,肖戴,陆海,蛋哈,四卡。
有其他的会后期补上。
说一句,不爱双向。

 

【肖生,冷cp】鸾凤结【一】

我又来了…这次的是新的聊天记录的梗
不管你认识我不认识我,喜欢我的文还是不喜欢我的文,我都在这里,努力写!

这次是【阴阳师肖x青鸾灭】,古风向,不喜勿喷,ooc大注意!

————————————————————————————

  荣耀公年666年,妖仙人三界和平共度了三百年,但只有明眼人知道,底下暗潮汹涌,一切并不安宁…
  今日,肖时钦刚从北方的幻树林归来。不爱出室的他,今日一早算了一卦,算得自己出门归来会遇喜事。既然有喜事,出门一趟又何曾不可,正好自己要去幻树林收集一些东西。
  肖时钦站在自家古门前,古门上挂着一个牌匾,写着【雷霆】。肖家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一直以阴阳师为生,阴阳术只传一人,而到了肖时钦这一代,自然是他接下大业。至此他也变成别人口中的肖大师。
  还是进去吧。肖时钦心中暗道,并没有什么喜事发生,难不成自己今天遇上七星成线的日子算错卦了?
  肖时钦刚走进门,就听到了一丝翅膀拍击的声音,四周望了望,就看到门口的檀香树上有一只小动物卡在了上面。
  鸡?还跑这么高?原来还有会飞的鸡啊…肖时钦内心好笑的看着卡在树上的看起来与鸡无差的动物。当他一走近,一股灵气环绕,这下他明白了,面前的哪是鸡,这小东西不是成了仙的兽妖就是灵兽。
  在肖家的书中记载,动物与植物都可以修炼成妖,而这种都叫做兽妖,而兽妖在怀有纯净之心并严守三条不做之章【不入魔,不伤害人类,不心怀鬼胎做坏事】的情况下继续修炼自身就可能成仙,那时它们就会有灵气的产生。而灵兽是天生就有些灵气,它们与兽妖不同,是守护世间安宁的圣兽,在人间都有几座寺庙建造着来祭祀它们。论到这两者的区别,那就是两点。一,前者的灵气明显淡于后者;二,后者幻化成人时有着类似上天才能赐予的美貌。
  可惜的就是现在这个世道除妖的事件基本暂时不会发生,导致肖时钦从小学法术与阴阳术也没有施展之地,感觉就跟这个地一个有名无实的人被大家所说。再加上,肖时钦生性不爱出户,一直都呆在屋中捣鼓一些小型木制雕刻,那就根本碰不上什么灵兽,或者连妖都没碰过几次。这几点原因所导致的就是肖时钦分辨不出这只小东西到底是兽妖还是灵兽。
  肖时钦把那个小东西从树上抱下来,拍了拍它身上的灰,捧在手上问【你是怎么卡在上面的?累了?还是被别的什么追赶?】
  可手中的小东西用着咯咯咯咯的声音回复。
  真把自己当鸡了?还是说…
  【我听的懂鸡语的,你说吧。像你刚才说的,我还没听清呢。】肖时钦对着小东西说,果然看到那个小东西抬起眼看着他,眼神中一点杂质也没有,纯净的看着。
  【吾到此来找一个人。】这小东西竟然真的信了!这个小东西说出了人话,并从它的语气看来使肖时钦更确信它八九不离十是灵兽。
  【请问,你要找谁?又有何事?】
  【我为什么要与你如此凡人说?】说肖时钦是凡人也是凡人,说不是也不是。好歹他也是个阴阳师。
  【你不妨说出他的名字,如果是这镇子上的人,我带你去可好?】继续套话。
  【恩,这确实是个好办法,也剩下寻找的经历。】小东西的翅膀半边放到了嘴边,看起来是在思考,【可以,那就有劳了。我在找肖大师,全名为肖胤。】
  这下肖时钦愣住了,肖胤是自己的爷爷,被誉为三大阴阳师之一。可惜在自己还未满十岁时,却已去世。现在它要找肖大师,有;要找肖胤,却没有。
  【肖胤大师已经在十五年前去世了。】肖时钦眼中闪过一瞬的悲伤,可对方没有察觉。
  【什、什么?!去世了?!那我找谁去!】小东西的情绪一下子变得很激动,音量也一下子提高。肖时钦怕被别人看到,就连忙带回了自己的房间。
  【肖大师还在,可惜你要找的肖大师已经不在了。】肖时钦对着小东西解释道。
  【难道,我只有死这一条路吗?】小东西放弃一般坐在桌子上,那双红色眼睛蒙上了一层名为悲痛的情感。
  【有人要置你于死地?】
  【不是有人,是有一群人。】小东西抬头,看似苦笑的看着肖时钦,【罢了罢了,看你我有缘,告诉你也未曾不可。我真身为青鸾,是凤凰之子,就住在离这不远的幻树林的最深处。可惜,我们青鸾出生不是立刻被定为凤凰的传承人,而是通过生死相杀。我是五个兄弟姐妹里排名老三,但我并不会法术。哦,不是不会,是我不想去学,我对于这种生死表示不解。我一次一次表示自己并不想参与,可我还是逃脱不了一死。母亲就跟我说,去找肖大师,他会教会我法术,哪怕只是用来护身的。现在那位肖大师不在了,我也就只有死了。】
  【那你可以找现在的肖大师,不是吗?你并不想死,就好好活下去,这才是最重要的一点。】肖时钦虽然听到对方是青鸾惊吓了一下,但看到对方满脸的伤痛,不忍心看着它就这样平白无故的死去。
  【现在的肖大师又会在哪呢?】像是自言自语的说着。
  【在这。】指了指自己。
  【别开玩笑,这个玩笑不好笑。】小东西挥了挥翅膀,不相信。
  肖时钦拿出挂在脖子上的玉佩,一只凤凰环着一个字【肖】,【我姓肖,名为时钦,这雷霆府的第五十六代阴阳师。这个是家族的传家宝之一。这下你相信与否?】
  【……】小东西凑近看到【肖】字后,吃惊的看着肖时钦,后突然大发雷霆,【既然你是,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告诉我!】
  【我一开始哪知道有灵兽要到我家来,我一开始哪知道你要找谁,我一开始哪知道你来这的原因,这让我怎么说?】
  【额,这个…那个…】这句话一下子堵了它的嘴,让他一下子找不出什么话反驳。
  【好了,我是可以教你法术,但在这之前你要先告诉我名字。】总不可能,用小东西来称呼吧。
  【…灭。】
  【单字?】
  【你不会不知道,如果灵兽对人类吐露全名,那就是定下契约,还是永生永世的!】自称为灭的青鸾炸毛中。
  【我,不知道。】诚实的回答。
  【哈!?你到底是不是货真价实的肖家传承人啊!连这都不知道,你不会是假的吧!】灭后退一步,把翅膀做成防御动作,看起来倒还挺可爱的。
  【这里的先祖的记载中并没有写到这个。那,叫你阿灭可好…】肖时钦揉了揉阿灭的头,【那你会不会幻化成人形?】
  【这自然是会的,别看不起我…】一阵小飓风吹起,肖时钦眯起了眼,等到风停止后,他看到桌子上坐着一个人。可是…
  【这不是我嘛!】坐在桌子上的人和肖时钦本人相差无几,只是着装不同,阿灭是一身青蓝色服饰,而肖时钦是一套深蓝色道士服。
  【那又没办法,不管是兽妖还是灵兽,幻化成人都需要模板啊。像狐狸精如果要勾引一个人,就要找到美人的样貌来做模板,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变成一个人的样子。你是我第一个见到的人,那自然以你做模板喽。而且也没有百分之一百一样啊!】
  肖时钦听这话便仔细观察着对方,确实有好几处不太一样。阿灭更给人一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仙人之感,说到底,因为是灵兽。
  【话说回来,你真的会法术吧?看你这样子,就是不怎么出去的类型。】阿灭从桌上跳下来,准备走到对方面前,【如果你不会,我可是很…唉!】
  阿灭突然停下来不动了。身上被束缚上了金色的丝线,虽然很细,但是怎么也扯不断。
  【缚妖绳。这个总可以证明吧。】缚妖绳是阴阳师家的一个高等术法,这下阿灭就哑口无言了。
  【我信总行了,解开啊!】阿灭扭了扭身子,情绪略激动的对着肖时钦说。一个响指,术法被解开了,阿灭松了口气。
  【看你说法,我爷爷,就是肖胤大师,应该跟你的母亲走有过很深的渊源。那他的孙子对待你也应该行宾客之礼,所以阿灭,你就在此住下吧。】肖时钦拉起阿灭的手,带着他到了自己房间的隔壁。
  【这里本来是父亲给我未来妻儿住的地方,他想等我娶妻后把这面墙壁砸破合在一起。可惜我至今未起娶妻之意,这房间也一直空着。你就住着吧。】
  【我,住…你未来的妻子的房间?】阿灭微微抬头看着肖时钦,肖时钦递过来肯定的眼神,阿灭莫名红了脸,【你既然这么说,反正我也没地方去,就勉为其难住在这里好了。】
  【那明日辰时到后山来。】
  【等等,后山在哪?】
  【这就要靠你自己摸索了。】
  【啊!喂!】
  【是肖时钦…】幽幽的带有笑意的道完,便走回自己房间,轻轻关上了房门。
  阿灭一个人留在了外面,呆呆的站着。他不禁打了个寒颤,这大夏天的,怎么这么冷?
  他觉得自己似乎来到了个跟地狱没什么两样的地方…

  5
评论
热度(5)

© 竹白、le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