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白、lemon

周末更新,如果可能两篇起步,长度不一,还请支持。
肖时钦粉,月岛厨。王肖,黑月大爱。
其他。韩张,张安,周安,all肖,肖生,肖戴,陆海,蛋哈,四卡。
有其他的会后期补上。
说一句,不爱双向。

 

【肖生,冷cp】幽暗城堡的缠与绵【下】

继续…有人看没人看我都会继续写

不是安利什么cp,就是把这聊天记录默默的写下来,不求那人能看到,也不求自己会被喜欢。就是把这文章用自己的语言写下来…

一样的不喜勿喷,ooc注意,吸血鬼paro,生灵灭女装向…【吸血鬼肖x鬼护士灭】…每篇的提醒。

————————————————————————————

  生灵灭默默坐在那张king size的大床的一角,虽然已经补充了一些糖分,但是身体还是劳累,大概自己这一个星期等待那个人太久太久。最后睡意侵袭,他坚持不住倒了下去。
  此时,肖时钦从甜品店里拿来了一大块慕斯蛋糕回来,看到生灵灭倒在床上就知道他大概是累了。刚准备把慕斯蛋糕放在床头,他发现如此大的一张床,这个人却侧睡在边缘,丝毫没有要往里面睡的倾向。肖时钦尝试把他往里面挪了挪,但生灵灭无意识的都会移回原来的位置并蜷缩在一起。
  肖时钦无计可施,就把另一侧的被子拉过来盖在他身上,随后静静坐在面对他的沙发椅上看着。
  【大概是发生过什么。】肖时钦用只能自己听见的声音说着,用手轻轻撩开散在生灵灭脸上的碎发。他觉得这样仔细的看着,这家伙还是挺耐看的。
  黎明开始到来,肖时钦把收集来的鲜血分开摆放,随后拉起了帘子。虽然声音已经尽可能的轻,但似乎还是吵醒了睡在床上的人。
  【唔…你需要拉窗帘?】生灵灭微微用带有软糯的声音问到。
  【吸血鬼怕光,这个常人都知道的。】
  【鼎鼎大名的四大吸血鬼会怕光?这个若让别的妖鬼知道,那可要笑千年了。】确实普通吸血鬼是怕光的,可是就如生灵灭所说,包括肖时钦在内有这么一批吸血鬼经过变异变得不再怕光,而这些人也成为吸血鬼的顶端。但肖时钦本着吸血鬼的原则,在早上还是会关窗帘。
  【也怕光会吵醒你。】这句话立马堵住了生灵灭的嘴,【不说这个,我总不可能再叫你护士小姐,生灵灭也太生硬…】
  【护士先生?】生灵灭调笑道。
  【认真的。】
  【咳咳,随你。】
  【阿灭如何?你就当做这个城堡的住客住下来好了。】
  【…行啊】考虑过后,生灵灭同意了,【那客房在哪?】
  【这里…和我一起住。】肖时钦指指生灵灭躺的床。
  【啥?!】
  【有这么张大尺寸的床就知足吧。难道你以为我很有钱?】换来对方的点头,肖时钦只能耸肩,随后看到生灵灭的脸浮现出粉红,这让肖时钦莫名心情好。
  【早上了,蛋糕在床头,我去冰箱拿血袋。】肖时钦起身,去冰箱拿了袋A型血。
  【你不是喜欢B型血?】生灵灭捧着慕斯蛋糕,叼着叉子。
  【那也不可能一直喝,喝多也不好。AB型早餐,A型中餐,O型晚餐,B型当做饭后甜点,其他的稀有血型做应急的。】肖时钦给对方指指每个分类表示什么。
  【只是饭后甜点啊…】生灵灭自暴自弃靠着床墙上。
  【因为喜欢,所以为了防止自己一下子喝太多,才限制。】肖时钦走过来,半跪在床边,把头伸到对方的颈窝,尖牙又一次露出来,【就像现在,我恨不得马上把你的血液都喝完。】
  肖时钦以为这样对方会乖一点,结果看到生灵灭笑着说着,【请吧,我愿意。】
  【你似乎被当作餐点一点也没有怨言?】肖时钦直起身,皱眉。
  【那也是只对你,我可不愿意做别人的餐点。】生灵灭轻轻的苦笑。
  【为什么?】
  【什么?】
  【为什么是我?】肖时钦尖锐问出重点。
  【……】
  【为什么,是,我?】再一次问了一遍,语气不容得拒绝。
  【这么简单的回答,你没感觉?】生灵灭机智反问,他不相信肖时钦不知道。
  确实,肖时钦大约也猜到是什么了,但他就是要生灵灭亲自告诉他。
  【不知道,还请阿灭告诉我。】
  【可以。】生灵灭放下蛋糕,走向房门,在门前停下,不去面对着对方,【因为很久以前我就已经喜欢上了一个叫做肖时钦的吸血鬼罢了。】
  这句话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响了几秒后,一片寂静。
  果然,他不可能喜欢我。内心碎裂后的疼痛使生灵灭立刻打开房门冲了出去,跑向了大门,想要离开这个给了他希望却狠狠打碎了他的希望的地狱。
  就在手抓住门把时,上面附上另一只不属于自己的手。那只手紧紧抓牢生灵灭的右手,生怕一放手就会消失不见。
  【你,想去哪?】冰冷至谷底的语言,但能听出对方隐忍的怒气。
  【放开…】生灵灭冷漠的回答。
  【先回答我,你跑走是想去哪?】手上的力道又重了两分。
  【放开…】开始挣扎。
  【你先…!】肖时钦再一遍的询问的话语还没说出,一把熟悉的银色小刀抵在他的脖子,他看到生灵灭眼里悲痛和绝望,这才意识到对方可能理解成了什么。
  【放开我!】小刀又往里插了几分,一丝血流了出来。
  【你不想听听我的回答?】肖时钦在打赌,打对方愿不愿意给自己一分钟的时间的赌注。
  【…你的,回答?】生灵灭的动作停了,肖时钦趁机抓住对方的手臂拉到他背后,并将对方拉入怀中。
  【没错,我的回答,你不想听吗?】肖时钦用略微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低喃着。
  【不想…】因为与其让你来给我绝望,还不如我自己来。生灵灭低下头,使肖时钦看不到他的表情。
  【你不想也得听。我从一开始见到你就已经有了感情,但是我不想去想这是什么。随着你一次一次的行为和举动,我了解到了你的感情,同时,我也了解了我这莫名的悸动的原因。你的表白我收到了,那作为回礼,送你一个肖时钦怎么样?】说完,肖时钦就把头埋在对方的颈窝中等待着回答。
  【唉?】生灵灭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你说送?】
  【恩…听懂了吗?】肖时钦感觉到对方的体温在迅速升温中,知道对方已经理解了自己的话中意思。肖时钦轻笑几声,离开那温润的脖颈,站直后,直接将生灵灭公主抱起,走回了房间。
  【你,你,你想干嘛!】生灵灭蹬了蹬腿,肖时钦一点也不在意,把生灵灭放到了大床上,并压在身下。
  【你愿意陪我走过一生吗?以吸血鬼的名义。】肖时钦拉起对方的一只手臂,亲吻着他的手背,似乎在准备些什么。
  【好。】毫不犹豫的回答。
  【不考虑考虑?你这样就变成了吸血鬼一族的人了,也许会有一些规矩原则是你现在能做而成为吸血鬼之后不能做的。】
  【不用考虑。既然你愿意成为我的,我又为何不能成为你的。】
  【阿灭…】轻唤着对方名字,尖牙对着手腕部扎了进去,隐约能看到红色的鲜血。
  初拥,吸血鬼将看中的人变成自己家族的成员的一种仪式,也是对那个人盖上自己专属的印章。而这个过程有着一定危险性,要把对方的血液吸取到只有百分之二十,如果对方没有很强的求生欲望,大概就会立刻心脏供血不足而死去。而且也要让对方在那时立刻接受自己的血液,使血液进入对方的身体循环,一个大循环下来,这个过程就结束了。可被变成吸血鬼的人在一段时间内吃下去的东西大多都会吐出来,在这段难熬的阶段过后,就可以开始血的一生。
  肖时钦逐步吸取着生灵灭的血液。生灵灭的脸色也开始变青,已经没有力气再支撑自己,眼前的景物也开始模糊。
  这时,肖时钦把手上的绷带解开,用指甲轻轻割了一道口子,再一次放到了生灵灭的嘴边。
  这次生灵灭不再拒绝,虽然他不爱血液的味道,但是也知道这样他再怎么有求生意识也会死。嘴唇靠在伤口处,喝着对方的血液,同时感觉身体里开始循环,心脏也开始有力跳动。
  但是身体的疲劳和极度缺血使困意迅速袭来,生灵灭渐渐阖起了眼,只靠潜意识的控制。
  【睡吧,睡一觉就好了,我的爱人。】
  一切仿佛都在昨天,哥哥的去世,家庭的破灭,无望的前途,和那个自己爱的人。
  生灵灭睁开了双眼,看到的是希腊神话的墙画的天花板,脑子还在转着昨天发生的事。就在这时,一双手把生灵灭拉入怀中。
  【早上好,阿灭,欢迎来到雷霆。】
  【早…上好,吸血鬼先生…】
  【还是吸血鬼先生?】轻掐了一把生灵灭手感的腰,惹的人抖了抖。
  【那,那我该怎么说?】
  【叫时钦,来,叫一声听听。】
  【时…时钦?】
  【恩,阿灭,我这个一生都是你的。】
  我的一生也都是你的。
  这个城堡里不再只有一个人,而是说定终生的两个人。

end.

如果我脑洞大,可能还会写番外…\(//∇//)\

  8 4
评论(4)
热度(8)

© 竹白、lem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