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白、lemon

回归,需要开启码字奔驰模式。
肖时钦粉,月岛厨。王肖,黑月大爱。
其他。韩张,张安,周安,周叶,all肖,肖生,肖戴,陆海,蛋哈,卢刘,王刘,四卡。
有其他的会后期补上。
说一句,不爱双向。

【肖生,冷cp】幽暗城堡的缠与绵【上】

该怎么说,我是吃肖受的,但是在名朋里待了一会儿,选了生灵灭后和自家主人在一起就觉得自己莫名爱上了人卡。

恩,没看错,人卡,我们经常玩一些梗
最近我会把我们的聊天记录写成文章
虽然记录已经烟消云散,但我还是会努力靠我脑洞,写下去。

这次的是吸血鬼paro,生灵灭女装向…【吸血鬼肖x鬼护士灭】不喜勿喷!ooc请注意!补万圣节的!

—————————————————————————————

  万圣节来了,这是一个可以让真正的鬼怪们出去觅食的好机会。这对于已经在城堡中待了一星期的肖时钦来说自然也是囤积粮食的好时机。
  肖时钦,住于雷霆小镇西侧的城堡,是位纯血族,是四大吸血鬼之一。而已经一星期靠着普通人类食物过活的他早就等待了很久,在黑夜将近之时,他便离开城堡——捕猎行动开始了。
  在掳获了数十名女性新鲜的血液后,他看着手中怀表,离黎明还有着一段时间,他决定去寻找一下他最爱的B型血液。
  这寻找的路并不长,在一家医院的后方花园中,他闻到了那甜美,让他恨不得直接一口喝完的B型血的味道。此时他看到的是一位身着护士服装的披肩发的女性,侧面看过去,理性的圆形眼镜显得她格外的文静。
  【你,一个人?】肖时钦此时衣着着他原本吸血鬼的衣服,谁又会管这么多?今天是万圣节。
  【恩,是的。】对方闻声转过来,面对他的是一双美丽的紫色双瞳。肖时钦觉得今天挺幸运。
  【我可有幸与你在此处聊上一会儿?】直白的语言在肖时钦温文尔雅的表情中变得让人容易接受。
  【您不嫌弃的话…】她同意了,跟随肖时钦坐到花园的长凳上,【那这位吸血鬼先生,我,该怎么称呼您?】
  【肖时钦…】肖时钦拉起她的手,把自己的名字写在她的掌心。对方微微抖了抖后,便笑了。
  【那肖先生…这样,可以吗?】
  【自然,只要你觉得合适就好。还未问小姐芳名?】
  【……】
  【莫非有什么难言之隐?】
  【……】
  肖时钦看对方没有再多解释几句,也不再追问,左手搂上对方的肩膀,将对方轻轻拉入怀中。怀里的人抬头用一种略微迷茫的眼神看着他,如此天真的小羔羊正在通往成为他美餐的路途上,肖时钦如是想。
  【护士小姐,今夜看你我有缘,能否与我在月下共度一晚?】一只手把对方环住,斜眼看着对方发红的脸庞,靠近那白皙的脖颈,肖时钦的尖牙也已经准备好往大动脉上扎下去。
  就在此时,一把银色的小刀挡在了肖时钦捕食的道上。随后便听到怀中人用一种嘲笑的语气说着,
  【吸血鬼先生,如果我把我的血液给您,你是否愿意把您的血液给予我呢?】一道银光闪过,肖时钦早就跳退到一边。此时的女士抬起了头,略显惨白的脸让那双紫瞳更加幽异,手中的小刀送到了嘴边,歪着头舔了舔。
  【看来护士小姐也不是人类啊,可惜我的血液只会给予我爱的女性。】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甜腻的血腥味,这次肖时钦了解了,这个味道不像人类如此浓厚而是以一种渗入的方式让人爱上它。
  【吸血鬼先生现在才发现?有点迟钝呢~】随之是三把小刀的袭击,【不知您那位所爱的女性是谁呢?】
  肖时钦只是一个转身便轻易躲过了攻击,他不愿与女性打斗,跳上一棵高耸的松树的树顶。
  【你似乎很想知道,但我并没有告知的必要。】
  【那可真是遗憾啊~真想看看如此女性会是怎样?】然后将她杀死,你会不会喜欢现在的我?这句话肖时钦却是听不见的。
   【既然都是出来捕食的,又何必相杀?美丽的护士小姐…】他看到对方纵身一跃跳向自己,自己便以肉眼看不到的速度离开了树尖。
   【我的名字叫做生灵灭,而且很抱歉的告诉您,我是位男性。虽然被叫成护士小姐,我也不介意~】这让肖时钦一时没落稳,踉跄了一下。面前宛如女性的人竟是男性,肖时钦眼中闪过凛冽。在对方追随落地时,他终于出手,一手抓住对方的脖子并将其按在地上。
  生灵灭刚落地便被按倒在地,为了挣脱,小刀锋利的尖端刺进了肖时钦的右大腿。肖时钦轻轻倒吸了一口气却没有放松力道。
  【呵,一个男的假扮成女的,不知道你是有奇怪癖好还是天生如此?既然你是男性,我就大可放心把你打回家,害我浪费了多余的感情。】但不可否认,这个男的血液的味道是他闻到过最美味的,秉承着只对女性下手的肖时钦决定不下狠手把眼前这个人打回老家。就此,他把那只握着刀的手给折了。
  事与愿违,生灵灭刚松开了握着小刀手,用另一只手抚上肖时钦的脸颊,用那被掐的已经嘶哑的声音笑着说。
  【就是,这样的…你…让我…如此着迷。这样的我,和我那愚笨…的哥哥又…有什么区别…呵…呵呵…也罢了,过了今天我…也是要死的…死在…你…手里…我会觉得…很幸福…】
  听到这句话的肖时钦莫名的心软了下来,手上的力道也松了一截。【什么叫过了今天你就要死?】
  【我已经一个星期没吃过东西了。】苦笑的生灵灭把冰凉的手放在抓着自己脖子的那只手上。
  【我可以把血液分你一点,你告诉我你哥哥的故事作为交换。】这个交换并不平等,吸血鬼的血液十分珍贵,是他们不会轻易给予的东西之一。而肖时钦为了让这个让他曾心动的人活下去,选择了给予。
  说完,肖时钦用插在自己腿上的银色小刀把自己手臂的动脉开了小口,血涌出时送到生灵灭的嘴前,示意他喝下去。对方却从身上撕下一长条白布,用专业的消毒和止血技术给他包扎上后,站起,抱着自己已经骨折的右手缓缓的离开。
  【这样子,你想去哪?】肖时钦此时此刻已挡在生灵灭的面前,抓着他骨折的手臂给他接好,听到生灵灭的一声惊呼。【你就这么想变成别人眼中的一道餐点吗?】
  【你要听我哥的话,我就告诉你好了】生硬的转话题让肖时钦皱起来眉,但他还是听完了那个似真似假的故事。
  生灵灭是鬼一族的最后一家,其他的早就被千年前被人类中的特殊人群杀害。他的哥哥在出去觅食时,遇到一位女性,从此不顾一切的爱上她。人和鬼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只有人死了愿意变成鬼才能在一起,可他哥哥没有这么做。家族的人在那天开始逐一死去,这才了解到那位少女其实是阴阳家的人,虽不是她本意,却自然侵害着他们一家。最后生灵灭下了手,他吃了那位女性,而他哥在癫狂后,同样也被他的弟弟吃掉了。这也算是某方面的在一起了吧。
  【而我,也不顾一切的爱上了一个人,一个不可能在一起的人,这就是命吧。还有,之所以,不喝你的血液,一是因为心疼,二则是因为我不爱血液的味道,我讨厌血腥味,虽然不讨厌你的。】
  【不讨厌我的,就喝啊。】肖时钦正准备拉来白布,却被制止了。
  【我,不爱血液的味道。】再一次的强调让他停了手,【如果你真想给我吃的,就给我些甜的东西就好了。我喜欢吃甜的。】
  【这个?】肖时钦现在手中则是几颗糖果,他把这些糖果塞进生灵灭手中,换来生灵灭的震惊。
  【谢…谢谢。】
  【快吃吧,虽然不知道这到底能不能填饱你肚子。】肖时钦随后想了想,又提出一个建议,【你到我家来吧,我家有很多。】
  【可以吗?】
  【自然,反正这么大的城堡里就我一个人。你来了或许还热闹点。】肖时钦以如此借口想让生灵灭住下来。
  只见生灵灭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后,便微微笑了一下,这让肖时钦又一次感受了那莫名的悸动。
  肖时钦一把抓住生灵灭的腰,一个健步飞出去很长一段距离。
  【腰很细,怪不得让人觉得像女生。】
  【天生的。】
  生灵灭为了防止自己掉下去,双手搂住对方的脖子。
  再几次跳跃后,他们已落在卧室外的阳台上。肖时钦一个响指,落地窗户打开后,他请生灵灭进来,而自己也是去帮他拿家里的甜的食物。

tbc
—————————————————————————————
只是个聊天记录,我竟然写的这么长?!还只是上?我的脑洞你要坚持住!

评论 ( 1 )
热度 ( 4 )

© 竹白、lemon | Powered by LOFTER